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世說新語〔南朝.宋〕劉義慶 註:繁體字版 (括號) 內的字乃已作校對


        
    上卷

    德行第一

    1陳仲舉言為士則,行為世範,登車攬轡,有澄清天下之誌。為豫章太守,至,便問徐
孺子所在,欲先看之。主薄白﹕「群情欲府君先入廨。」陳曰﹕「武王式商容之閭,席不暇
暖。吾之禮賢,有何不可!」

    2周子居常雲﹕「吾時月不見黃叔度,則鄙吝之心已複生矣。」

    3郭林宗至汝南,造袁奉高,車不停軌,鸞不輟軛;詣黃叔度,乃彌日信宿。人問其
故,林宗曰﹕「叔度汪汪如萬頃之陂,澄之不清,擾之不濁,其器深廣,難測量也。」

    4李元禮風格秀整,高自標持,欲以天下名教是非為己任。後進之士,有升其堂者,皆
以為登龍門。

    5李元禮嘗嘆荀淑、鍾皓曰﹕「荀君清識難尚,鍾君至德可師。」

    6陳太丘詣荀朗陵,貧儉無僕役,乃使元方將車,季方持杖後從,長文尚小,載著車
中。既至,荀使叔慈應門,慈明行酒,余六龍下食,文若亦小,坐著膝前。於時太史奏﹕
「真人東行。」

    7客有問陳季方﹕「足下家君太丘,有何功德,而荷天下重名?」季方曰﹕「吾家君譬
如桂樹生泰山之阿,上有萬仞之高,下有不測之深;上為甘露所沾,下為淵泉所潤。當斯之
時,桂樹焉知泰山之高,淵泉之深?不知有功德與無也。」

    8陳元方子長文,有英才,與季方子孝先,各論其父功德,爭之不能決。咨於太丘,太
丘曰﹕「元方難為兄,季方難為弟。」

    9荀巨伯遠看友人疾,值胡賊攻郡,友人語巨伯曰﹕「吾今死矣,子可去!」巨伯曰﹕
「遠來相視,子令吾去,敗義以求生,豈荀巨伯所行邪!」賊既至,謂巨伯曰﹕「大軍至,
一郡盡空,汝何男子,而敢獨止?」巨伯曰﹕「友人有疾,不忍委之,寧以吾身代友人
命。」賊相謂曰﹕「吾輩無義之人,而入有義之國。」遂班軍而還,郡並獲全。

    10華歆遇子弟甚整,雖閒室之內,嚴若朝典。陳元方兄弟恣柔愛之道,而二門之裡,
兩不失雍熙之軌焉。

    11管寧、華歆共園中鋤菜,見地有片金,管揮鋤與瓦石不異,華捉而擲去之。又嘗同
席讀書,有乘軒冕過門者,寧讀如故,歆廢書出看,寧割席分坐,曰﹕「子非吾友也!」

    12王朗每以識度推華歆。歆蠟日,嘗集子侄燕飲,王亦學之。有人向張華說此事,張
曰﹕「王之學華,皆是形骸之外,去之所以更遠。」

    13華歆、王朗俱乘船避難,有一人欲依附,歆輒難之。朗曰﹕「幸尚寬,何為不
可?」後賊追至,王欲舍所攜人。歆曰﹕「本所以疑,正為此耳。既已納其自托,寧可以急
相棄邪?」遂攜拯如初。世以此定華、王之優劣。

    14王祥事後母朱夫人甚謹。家有一李樹,結子殊好,母恆使守之。時風雨忽至,祥抱
樹而泣。祥嘗在別床眠,母自往暗斫之。值祥私起,空斫得被。既還,知母憾之不已,因跪
前請死。母於是感悟,愛之如己子。

    15晉文王稱阮嗣宗至慎,每與之言,言皆玄遠,未嘗臧否人物。

    16王戎雲﹕「與嵇康居二十年,未嘗見其喜慍之色。」

    17王戎、和嶠同時遭大喪,具以孝稱。王雞骨支床,和哭泣備禮。武帝謂劉仲雄曰﹕
「卿數省王、和不?聞和哀苦過禮,使人憂之。」仲雄曰﹕「和嶠雖備禮,神氣不損;王戎
雖不備禮,而哀毀骨立。臣以和嶠生孝,王戎死孝。陛下不應憂嶠,而應憂戎。」

    18梁王、趙王,國之近屬,貴重當時。裴令公歲請二國租錢數百萬,以恤中表之貧
者。或譏之曰﹕「何以乞物行惠?」裴曰﹕「損有余,補不足,天之道也。」

    19王戎雲﹕「太保居在正始中,不在能言之流。及與之言,理中清遠,將無以德掩其言。」

    20王安豐遭艱,至性過人。裴令往吊之,曰﹕「若使一慟果能傷人,浚沖必不免滅性之譏。」

    21王戎父渾,有令名,官至涼州刺史。渾薨,所歷九郡義故,懷其德惠,相率致賻數
百萬,戎悉不受。

    22劉道真嘗為徒,扶風王駿以五百疋布贖之,既而用為從事中郎。當時以為美事。

    23王平子、胡毋彥國諸人,皆以任放為達,或有裸體者。樂廣笑曰﹕「名教中自有樂
地,何為乃爾也?」

    24郗公值永嘉喪亂,在鄉裡,甚窮餒。鄉人以公名德,傳共飴之。公常攜兄子邁及外
生周翼二小兒往食,鄉人曰﹕「各自饑困,以君之賢,欲共濟君耳,恐不能兼有所存。」公
於是獨往食,輒含飯兩頰邊,還,吐與二兒。後並得存,同過江。郗公亡,翼為剡縣,解職
歸,席苫於公靈床頭,心喪終三年。

    25顧榮在洛陽,嘗應人請,覺行炙人有欲炙之色,因輟己施焉,同坐嗤之。榮曰﹕
「豈有終日執之,而不知其味者乎?」後遭亂渡江,每經危急,常有一人左右己,問其所
以,乃受炙人也。

    26祖光祿少孤貧,性至孝,常自為母吹爨作食。王平北聞其佳名,以兩婢餉之,因取
為中郎。有人戲之者曰﹕「奴價倍婢。」祖雲﹕「百裡奚亦何必輕於五□(羖)之皮邪?」

    27周鎮罷臨川郡還都,未及上住,泊青溪渚,王丞相往看之。時夏月,暴雨卒至,舫
至狹小,而又大漏,殆無複坐處,。王曰﹕「胡威之清,何以過此!」即啟用為吳興郡。

    28鄧攸始避難,於道中棄己子,全弟子。既過江,取一妾,甚寵愛。歷年後,訊其所
由,妾具說是北人遭亂,憶父母姓名,乃攸之甥也。攸素有德業,言行無玷,聞之哀恨終
身,遂不複畜妾。

    29王長豫為人謹順,事親盡色養之孝。丞相見長豫輒喜,見敬豫輒嗔。長豫與丞相
語,恆以慎密為端。丞相還台,及行,未嘗不送至車後。恆與曹夫人並當箱篋。長豫亡後,
丞相還台,登車後,哭至台門;曹夫人作簏,封而不忍開。

    30桓常侍聞人道深公者,輒曰﹕「此公既有宿名,加先達知稱,又與先人至交,不宜說之。」

    31庾公乘馬有的盧,或語令賣去,庾雲﹕「賣之必有買者,即當害其主,寧可不安己
而移於他人哉?昔孫樹敖殺兩頭蛇以為後人,古之美談。效之,不亦達乎?」

    32阮光祿在剡,曾有好車,借者無不皆給。有人葬母,意欲借而不敢言。阮後聞之,
嘆曰﹕「吾有車,而使人不敢借,何以車為?」遂焚之。

    33謝奕作剡令,有一老翁犯法,謝以醇酒罰之,乃至過醉,而尤未已。太傅時年七八
歲,著青布褲,在兄膝邊坐,諫曰﹕「阿兄,老翁可念,何可作此!」奕於是改容曰﹕「阿
奴欲放去邪?」遂遣之。

    34謝太傅絕重褚公,常稱「褚季野雖不言,而四時之氣亦備。」

    35劉尹在郡,臨終綿(惙),聞閣下祠神鼓舞,正色曰﹕「莫得淫祀!」外
請殺車中牛祭神,真長曰﹕「丘之禱久矣,勿複為煩!」

    36謝公夫人教兒,問太傅﹕「那得初不見君教兒?」答曰﹕「我常自教兒。」

    37晉簡文為撫軍時,所坐床上,塵不聽拂,見鼠行跡,視以為佳。有參軍見鼠白日
行,以手板批殺之,撫軍意色不說。門下起彈,教曰﹕「鼠被害,尚不能忘懷,今複以鼠損
人,無乃不可乎?」

    38範宣年八歲,後園挑菜,誤傷指,大啼。人問﹕「痛邪?」答曰﹕「非為痛,身體
發膚,不敢毀傷,是以啼耳。」宣潔行廉約,韓豫章遺絹百匹,不受;減五十匹,複不受。
如是減半,遂至一匹,既終不受。韓後與範同載,就車中裂二丈與範,雲﹕「人寧可使婦無
(褌)邪?」範笑而受之。

    39王子敬病篤,道家上章應首過,問子敬﹕「由來有何異同得失?」子敬雲﹕「不覺
有余事,惟憶與郗家離婚。」

    40殷仲堪既為荊州,值水儉,食常五碗盤,外無余肴,飯粒脫落盤席間,輒拾以啖
之。雖欲率物,亦緣其性真素。每語子弟雲﹕「勿以我受任方州,雲我豁平昔時意,今吾處
之不易。貧者,士之常,焉得登枝而捐其本?爾曹其存之。」

    41初,桓南郡、揚廣共說殷荊州,宜奪殷覬南蠻以自樹。覬亦即曉其旨。嘗因行散,
率爾去下舍,便不複還,內外無預知者。意色蕭然,遠同斗生之無慍。時論以此多之。

    42王僕射在江州,為殷、桓所逐,奔竄豫章,存亡未測。王綏在都,既憂戚在貌,居
處飲食,每事有降。時人謂為「試守孝子」。

    43桓南郡既破殷荊州,收殷將佐十許人,咨議羅企生亦在焉。桓素待企生厚,將有所
戮,先遣人語雲﹕「若謝我,當釋罪。」企生答曰﹕「為殷荊州吏,今荊州奔亡,存亡未
判,我何顏謝桓公?」既出市,桓又遣人問﹕「欲何言?」答曰﹕「昔晉文王殺嵇康,而嵇
紹為晉忠臣。從公乞一弟以養老母。」桓亦如言宥之。桓先曾以一羔裘與企生母胡,胡時在
豫章,企生問至,即日焚裘。

    44王恭從會稽還,王大看之。見其坐六尺簟,因語恭﹕「卿東來,故應有此物,可以
一領及我。」恭無言。大去後,既舉所坐者送之。既無余席,便坐薦上。後大聞之,甚驚,
曰﹕「吾本謂卿多,故求耳。」對曰﹕「丈人不悉恭,恭作人無長物。」

    45吳郡陳遺,家至孝,母好食鐺底焦飯,遺作郡主簿,恆裝一囊,每煮食,輒佇錄焦
飯,歸以遺母。後值孫恩賊出吳郡,袁府郡即日便徵。遺已聚斂得數斗焦飯,未展歸家,遂
帶以從軍。戰於滬瀆,敗。軍人潰散,逃走山澤,皆多饑死,遺獨以焦飯得活。時人以為純
孝之報也。

    46孔僕射為孝武侍中,豫蒙眷接烈宗山陵。孔時為太常,形素羸瘦,著重服,竟日涕
泗流漣,見者以為真孝子。

    47吳道助、附子兄弟居在丹陽郡,後遭母童夫人艱,朝夕哭臨。及思至,賓客吊省,
號踴哀絕,路人為之落淚。韓康伯時為丹陽尹,母殷在郡,每聞二吳之哭,輒為淒惻,語康
伯曰﹕「汝若為選官,當好料理此人。」康伯亦甚相知。韓後果為吏部尚書。大吳不免哀
製,小吳遂大貴達。



言語第二 1邊文禮見袁奉高,失次序。奉高曰﹕「昔堯聘許由,面無怍色。先生何為顛倒衣 裳?」文禮答曰﹕「明府初臨,堯德未彰,是以賤民顛倒衣裳耳。」 2徐孺子年九歲,嘗月下戲,人語之曰﹕「若令月中無物,當極明邪?」徐 曰﹕「不然。譬如人眼中有瞳子,無此必不明。」 3孔文舉年十歲,隨父到洛。時李元禮有盛名,為司隸校尉。詣門者,皆俊才清稱及中 表親戚乃通。文舉至門,謂吏曰﹕「我是李府君親。」既通,前坐。元禮問曰﹕「君與僕有 何親?」對曰﹕「昔先君仲尼與君先人伯陽有師資之尊,是僕與君奕世為通好也。」元禮及 賓客莫不奇之。太中大夫陳韙後至,人以其語語之,韙曰﹕「小時了了,大未必佳。」文舉 曰﹕「想君小時必當了了。」韙大(踧)(踖)。 4孔文舉有二子,大者六歲,小者五歲。晝日父眠,小者床頭盜酒飲之,大兒謂曰﹕ 「何以不拜?」答曰﹕「偷,那得行禮!」 5孔融被收,中外惶怖。時融兒大者九歲,小者八歲,二兒故琢釘戲,了無遽容。融謂 使者曰﹕「冀罪止於身,二兒可得全不?」兒徐進曰﹕「大人豈見覆巢之下,複有完卵 乎?」尋亦收至。 6潁川太守髡陳仲弓。客有問元方﹕「府君如何?」元方曰﹕「高明之君也。」「足下 家君如何?」曰﹕「忠臣孝子也。」客曰﹕「易稱﹕『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 臭如蘭。』何有高明之君,而刑忠臣孝子者乎?」元方曰﹕「足下言何其謬也!故不相 答。」客曰﹕「足下但因傴為恭而不能答。」元方曰﹕「昔高宗放孝子孝己,尹吉甫放孝子 伯奇,董仲舒放孝子符起。唯此三君,高明之君;唯此三子,忠臣孝子。」客慚而退。 7荀慈明與汝南袁閬相見,問潁川人士,慈明先及諸兄。閬笑曰﹕「士但可因親舊而已 乎?」慈明曰﹕「足下相難,依據者何經?」閬曰﹕「方問國士,而及諸兄,是以尤之 耳。」慈明曰﹕「昔者祁奚內舉不失其子,外舉不失其讎,以為至公。公旦文王之詩,不論 堯、舜之德而頌文、武者,親親之義也。春秋之義,內其國而外諸夏。且不愛其親而愛他人 者,不為悖德乎?」 8禰衡被魏武謫為鼓吏,正月半試鼓,衡揚(枹)為漁陽摻撾,淵淵有金石聲,四 坐為之改容。孔融曰﹕「禰衡罪同胥靡不能發明王之夢。」魏武慚而赦之。 9南郡龐士元聞司馬德操在潁川,故二千裡候之。至,遇德操采桑,士元從車中謂曰﹕ 「吾聞丈夫處世,當帶金佩紫,焉有曲洪流之量,而執絲婦之事?」德操曰﹕「子且下車。 子適知邪徑之速,不慮失道之迷。昔伯成耦耕,不慕諸侯之榮;原憲桑樞,不易有官之宅。 何有坐則華屋,行則肥馬,侍女數十,然後為奇?此乃許、父所以慷慨,夷、齊所以長嘆。 雖有竊秦之爵,千駟之富,不足貴也。」士元曰﹕「僕生出邊垂,寡見大義,若不一叩洪 鍾,伐雷鼓,則不識其音響也!」 10劉公干以失敬罹罪。文帝問曰﹕「卿何以不謹於文憲?」楨答曰﹕「臣誠庸短,亦 由陛下綱目不疏。」 11鍾毓、鍾會少有令譽,年十三,魏文帝聞之,語其父鍾繇曰﹕「可令二子來。」於 是敕見。毓面有汗,帝曰﹕「卿面何以汗?」毓對曰﹕「戰戰惶惶,汗出如漿。」複問會﹕ 「卿何以不汗?」對曰﹕「戰戰栗栗,汗不敢出。」 12鍾毓兄弟小時,值父晝寢,因共偷服藥酒。其父時覺,且托寐以觀之。毓拜而後 飲,會飲而不拜。既而問毓何以拜,毓曰﹕「酒以成禮,不敢不拜。」又問會何以不拜,會 曰﹕「偷本非禮,所以不拜。」 13魏明帝為外祖母築館於甄氏,既成,自行視,謂左右曰﹕「館當以何為名?」侍中 繆襲曰﹕「陛下聖思齊於哲王,罔極過於曾、閔。此館之興,情鍾舅氏,宜以『渭陽』為名。」 14何平叔雲﹕「服五石散,非唯治病,亦覺神明開朗。」 15嵇中散語趙景真﹕「卿瞳子白黑分明,有白起之風,恨量小狹。」趙雲﹕「尺表能 審璣衡之度,寸管能測往複之氣。何必在大,但問識如何耳。」 16司馬景王東爭,取上黨李喜,以為從事中郎。因問喜曰﹕「昔先公闢君不就,今孤 召君,何以來?」喜對曰﹕「先公以禮見待,故得以禮進退;明公以法見繩,喜畏法而至耳。」 17鄧艾口吃,語稱「艾艾」。晉文王戲之曰﹕「卿雲『艾艾』,定是幾艾?」對曰﹕ 「『鳳兮鳳兮』,故是一鳳。」 18嵇中散既被誅,向子期舉郡計入洛,文王引進,問曰﹕「聞君有箕山之誌,何以在 此?」對曰﹕「巢、許狷介之士,不足多慕。」王大咨嗟。 19晉武帝始登阼,探策得「一」。王者世數,系此多少。帝既不說,群臣失色,莫能 有言者。侍中裴楷進曰﹕「臣聞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侯王得一以為天下貞。」帝說, 群臣嘆服。 20滿奮畏風。在晉武帝坐,北窗作琉璃屏,實密似疏,奮有難色。帝笑之,奮答曰﹕ 「臣猶吳牛,見月而喘。」 21諸葛靚在吳,於朝堂大會。孫皓問﹕「卿字仲思,為何所思?」對曰﹕「在家思 孝,事君思忠,朋友思信,如斯而已。」 22蔡洪赴洛,洛中人問曰﹕「幕府初開,群公闢命,求英奇於仄陋,采賢俊於岩穴。 君吳、楚之士,亡國之余,有何異才而應斯舉?」蔡答曰﹕「夜光之珠,不必出於孟津之 河;盈握之璧,不必采於昆侖之山。大禹生於東夷,文王生於西羌。 聖賢所出,何必常處。昔武王伐紂,遷頑民於洛邑,得無諸君是其苗裔乎?」 23諸名士共至洛水戲,還,樂令問王夷甫曰﹕「今日戲樂乎?」王曰﹕「裴僕射善談 名理,混混有雅致;張茂先論史、漢,靡靡可聽;我與王安豐說延陵、子房,亦超超玄著。」 24王武子、孫子荊各言其土地人物之美。王雲﹕「其地坦而平,其水淡而清,其人廉 且貞。」孫雲﹕「其山(嶵)嵬以嵯峨,其水□(苭牷^渫而揚波,其人壘(砢) 而英多。」 25樂令女適大將軍成都王潁,王兄長沙王執權於洛,遂構兵相圖。長沙王親近小人, 遠外君子,凡在朝者,人懷危懼。樂令既允朝望,加有婚親,群小讒於長沙。長沙嘗問樂 令,樂令神色自若,徐答曰﹕「豈以五男易一女。」由是釋然,無複疑慮。 26陸機詣王武子,武子前置數斛羊酪,指以示陸曰﹕「卿江東何以敵此?」陸雲﹕ 「有千裡蓴羹,但未下鹽豉耳。」 27中朝有小兒,父病,行乞藥。主人問病,曰﹕「患瘧也。」主人曰﹕「尊侯明德君 子,何以病瘧?」答曰﹕「來病君子,所以為瘧耳。」 28崔正熊詣都郡,都郡將姓陳,問正熊﹕「君去崔杼幾世?」答曰﹕「民去崔杼,如 明府之去陳恆。」 29元帝始過江,謂顧驃騎曰﹕「寄人國土,心常懷慚。」榮跪對曰﹕「臣聞王者以天 下為家,是以耿、亳無定處,九鼎遷洛邑,願陛下勿以遷都為念。」 30庾公造周伯仁,伯仁曰﹕「君何所欣說而忽肥?」庾曰﹕「君複何所憂慘而忽 瘦?」伯仁曰﹕「吾無所憂,直是清虛日來,滓穢日去耳。」 31過江諸人,每至美日,輒相邀新亭,藉卉飲宴。周侯中坐而嘆曰﹕「風景不殊,正 自有山河之異!」皆相視流淚。唯王丞相愀然變色曰﹕「當共戮力王室,克複神州,何至作 楚囚相對!」 32衛洗馬初欲渡江,形神慘悴,語左右雲﹕「見此芒芒,不覺百端交集。苟未免有 情,亦複誰能遣此!」 33顧司空未知名,詣王丞相。丞相小極,對之疲睡。顧思所以叩會之,因謂同坐曰﹕ 「昔每聞元公道公協贊中宗,保全江表。體小不安,令人喘息。」丞相因覺,謂顧曰﹕「此 子(珪)璋特達,機警有鋒。」 34會稽賀生,體識清遠,言行以禮。不徒東南之美,實為海內之秀。 35劉琨雖隔閡寇戎,誌存本朝。謂溫嶠曰﹕「班彪識劉氏之複興,馬援知漢光之可 輔。今晉祚雖衰,天命未改,吾欲立功於河北,使卿延譽於江南,子其行乎?」溫曰﹕「嶠 雖不敏,才非昔人,明公以桓、文之姿,建匡立之功,豈敢辭命!」 36溫嶠初為劉琨使來過江。於時,江左營建始爾,綱紀未舉。溫新至,深有諸慮。既 詣王丞相,陳主上幽越、社稷焚滅、山陵夷毀之酷,有黍離之痛。溫忠慨深烈,言與泗俱; 丞相亦與之對泣。敘情既畢,便深自陳結,丞相亦厚相酬納。既出,歡然言曰﹕「江左自有 管夷吾,此複何憂!」 37王敦兄含,為光祿勛。敦既逆謀,屯據南州,含委職奔姑孰。王丞相詣闕謝。司 徒、丞相、揚州官僚問訊,倉卒不知何辭。顧司空時為揚州別駕,援翰曰﹕「王光祿遠避流 言,明公蒙塵路次,群下不寧,不審尊體起居何如?」 38郗太尉拜司空,語同坐曰﹕「平生意不在多,值世故紛紜,遂至台鼎。朱博翰音, 實愧於懷。」 39高坐道人不作漢語。或問此意,簡文曰﹕「以簡應對之煩。」 40周僕射雍容好儀形。詣王公,初下車,隱數人,王公含笑看之。既坐,傲然嘯詠。 王公曰﹕「卿欲希嵇、阮邪?」答曰﹕「何敢近舍明公,遠希嵇、阮!」 41庾公嘗入佛圖,見臥佛,曰﹕「此子疲於津梁。」於時以為名言。 42摯瞻曾作四郡太守、大將軍戶曹參軍,複出作內史。年始二十九。嘗別王敦,敦謂 瞻曰﹕「卿年未三十,已為萬石,亦太早。」瞻曰﹕「方於將軍,少為太早;比之甘羅,已為太老。」 43梁國楊氏子九歲,甚聰惠。孔君平詣其父,父不在,乃呼兒出。為設果,果有楊 梅。孔指以示兒曰﹕「此是君家果。」兒應聲答曰﹕「未聞孔雀是夫子家禽。」 44孔廷尉以裘與從弟沈,沈辭不受。廷尉曰﹕「晏平仲之儉,祠其先人,豚肩不掩 豆,猶狐裘數十年,卿複何辭此!」於是受而服之。 45佛圖澄與諸石游,林公曰﹕「澄以石虎為海鷗鳥。」 46謝仁祖年八歲,謝豫章將送客。爾時語已神悟,自參上流。諸人咸共嘆之,曰﹕ 「年少,一坐之顏回。」仁祖曰﹕「坐無尼父,焉別顏回?」 47陶公疾篤,都無獻替之言,朝士以為恨。仁祖聞之,曰﹕「時無豎刁,故不貽陶公 話言。」時賢以為德音。 48竺法深在簡文坐,劉尹問﹕「道人何以游朱門?」答曰﹕「君自見朱門,貧道如游 蓬戶。」或雲卞令。 49孫盛為庾公記室參軍,從獵,將其二兒俱行,庾公不知,忽於獵場見齊莊,時年七 八歲,庾謂曰﹕「君亦複來邪?」應聲答曰﹕「所謂『無小無大,從公於邁』。」 50孫齊由、齊莊二人,小時詣庾公。公問齊由何字,答曰﹕「字齊由。」公曰﹕「欲 何齊邪?」曰﹕「齊許由。」齊莊何字,答曰﹕「字齊莊。」公曰﹕「欲 何齊?」曰﹕「齊莊周。」公曰﹕「何不慕仲尼而慕莊周?」對曰﹕「聖人生知,故難企 慕。」庾公大喜小兒對。 51張玄之、顧敷是顧和中外孫,皆少而聰惠,和並知之,而常謂顧勝。親重偏至,張 頗不懨。於時張年九歲,顧年七歲,和與俱至寺中,見佛般泥洹像,弟子有泣者,有不泣 者。和以問二孫。玄謂﹕「被親故泣,不被親故不泣。」敷曰﹕「不然。當由忘情故不泣, 不能忘情故泣。」 52庾法暢造庾太尉,握麈尾至佳。公曰﹕「此至佳,那得在?」法暢曰﹕「廉者不 求,貪者不與,故得在耳。」 53庾稚恭為荊州,以毛扇上武帝,武帝疑是故物。侍中劉劭曰﹕「柏梁雲構,工匠先 居其下;管弦繁奏,鍾、夔先聽其音。稚恭上扇,以好不以新。」庾後聞之,曰﹕「此人宜 在帝左右。」 54何驃騎亡後,徵褚公入。既至石頭,王長史、劉尹同詣褚。褚曰﹕「真長何以處 我?」真長顧王曰﹕「此子能言。」褚因視王,王曰﹕「國自有周公。」 55桓公北徵,經金城,見前為瑯邪時種柳,皆已十圍,慨然曰﹕「木猶如此,人何以 堪!」攀枝執條,泫然流淚。 56簡文作撫軍時,嘗與桓宣武俱入朝,更相讓在前,宣武不得已而先之,因曰﹕「伯 也執殳,為王前驅。」簡文曰﹕「所謂『無小無大,從公於邁。』」 57顧悅與簡文同年,而發早白。簡文曰﹕「卿何以先白?」對曰﹕「蒲柳之姿,望秋 而落;松柏之質,經霜彌茂。」 58桓公入峽,絕壁天懸,騰波迅急,乃嘆曰﹕「既為忠臣,不得為孝子,如何?」 59初,熒惑入太微,尋廢海西,簡文登阼,複入太微,帝惡之。時郗超為中書,在 直。引超入曰﹕「天命修短,故非所計。政當無複近日事不?」超曰﹕「大司馬方將外固封 疆,內鎮社稷,必無若此之慮。臣為陛下以百口保之。」帝因誦庾仲初詩曰﹕「誌士痛朝 危,忠臣哀主辱。」聲甚淒厲。郗受假還東,帝曰﹕「致意尊公,家國之事,遂至於此。由 是身不能以道匡衛,思患預防。愧嘆之深,言何能喻?」因泣下流襟。 60簡文在暗室中坐,召宣武,宣武至,問上何在。簡文曰﹕「某在斯。」世人以為能。 61簡文入華林園,顧謂左右曰﹕「會心處不必在遠,翳然林水,便自有濠、濮間想 也,覺鳥獸禽魚自來親人。」 62謝太傅語王右軍曰﹕「中年喪於哀樂,與親友別,輒作數日惡。」王曰﹕「年在桑 榆,自然至此,正賴絲竹陶寫,恆恐兒輩覺,損欣樂之趣。」 63支道林常養數匹馬。或言﹕「道人畜馬不韻。」支曰﹕「貧道重其神駿。」 64劉尹與桓宣武共聽講禮記。桓雲﹕「時有入心處,便覺咫尺玄門。」劉曰﹕「此未 關至極,自是金華殿之語。」 65羊秉為撫軍參軍,少亡,有令譽,夏侯孝若為之敘,極相贊悼。羊權為黃門侍郎, 侍簡文坐。帝問曰﹕「夏侯湛作羊秉敘,絕可想。是卿何物?有後不?」權潸然對曰﹕「亡 伯令問夙彰,而無有繼嗣;雖名播天聽,然胤絕聖世。」帝嗟慨久之。 66王長史與劉真長別後相見,王謂劉曰﹕「卿更長進。」答曰﹕「此若天之自高耳。」 67劉尹雲﹕「人想王荊產佳,此想長松下當有清風耳。」 68王仲祖聞蠻語不解,茫然曰﹕「若使介葛盧來朝,故當不昧此語。」 69劉真長為丹陽尹,許玄度出都,就劉宿,床帷新麗,飲食豐甘。許曰﹕「若保全此 處,殊勝東山。」劉曰﹕「卿若知吉凶由人,吾安得不保此!」王逸少在坐,曰﹕「令巢、 許遇稷、契,當無此言。」二人並有愧色。 70王右軍與謝太傅共登冶城,謝悠然遠想,有高世之誌。王謂謝曰﹕「夏禹勤王,手 足胼胝;文王旰食,日不暇給。今四郊多壘,宜人人自效;而虛談費務,浮文妨要,恐非當 今所宜。」謝答曰﹕「秦任商鞅,二世而亡,豈清言致患邪?」 71謝太傅寒雪日內集,與兒女講論文義,俄而雪驟,公欣然曰﹕「白雪紛紛何所 似?」兄子胡兒曰﹕「撒鹽空中差可擬。」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風起。」公大笑樂。即公 大兄無奕女,左將軍王凝之妻也。 72王中郎令伏玄度、習鑿齒論青楚人物,臨成,以示韓康伯,康伯都無言。王曰﹕ 「何故不言?」韓曰﹕「無可無不可。」 73劉尹雲﹕「清風朗月,輒思玄度。」 74荀中郎在京口,登北固望海雲﹕「雖未睹三山,便自使人有凌雲意。若秦、漢之 君,必當褰裳濡足。」 75謝公雲﹕「賢聖去人,其間亦邇。」子侄未之許,公嘆曰﹕「若郗超聞此語,必不至河漢。」 76支公好鶴,住剡東□(仰Ж咫s)山有人遺其雙鶴,少時翅長欲飛,支意惜之,乃 鎩其翮。鶴軒翥不複能飛,乃反顧翅垂頭,視之如有懊喪意。林曰﹕「既有陵霄之姿,何肯 為人作耳目近玩!」養令翮成,置使飛去。 77謝中郎經曲阿後湖,問左右﹕「此是何水?」答曰﹕「曲阿湖。」謝曰﹕「故當淵 注(渟)著,納而不流。」 78晉武帝每餉山濤恆少,謝太傅以問子弟,車騎答曰﹕「當由欲者不多,而使與者忘少。」 79謝胡兒語庾道季﹕「諸人莫當就卿談,可堅城壘。」庾曰﹕「若文度來, 我以偏師待之;康伯來,濟河焚舟。」 80李弘度常嘆不被遇。殷揚州知其家貧,問﹕「君能屈誌百裡不?」李答曰﹕「北門 之嘆,久已上聞;窮猿奔林,豈暇擇木?」遂授剡縣。 81王司州至吳興印渚中看,嘆曰﹕「非唯使人情開滌,亦覺日月清朗。」 82謝萬作豫州都督,新拜,當西之都邑,相送累日,謝疲頓。於是高侍中往,徑就謝 坐,因問﹕「卿今仗節方州,當疆理西蕃,何以為政?」謝粗道其意。高便為謝道形勢,作 數百語。謝遂起坐。高去後,謝追曰﹕「阿酃故粗有才具。」謝因此得終坐。 83袁彥伯為謝安南司馬,都下諸人送至瀨鄉。將別,既自淒惘,嘆曰﹕「江山遼落, 居然有萬裡之勢!」 84孫綽賦遂初,築室畎川,自言見止足之分。齋前種一松樹,恆自手壅治之。高世遠 時亦鄰居,語孫曰﹕「松樹子非不楚楚可憐,但永無棟梁用耳!」孫曰﹕「楓柳雖合抱,亦何所施?」 85桓徵西治江陵城甚麗,會賓僚出江津望之,雲﹕「若能目此城者,有賞。」顧長康 時為客,在坐,目曰﹕「遙望層城,丹樓如霞。」桓即賞以二婢。 86王子敬語王孝伯曰﹕「羊叔子自複佳耳,然亦何與人事,故不如銅雀台上妓。」 87林公見東陽長山曰﹕「何其坦迤!」 88顧長康從會稽還,人問山川之美,顧雲﹕「千岩競秀,萬壑爭流,草木蒙籠其上, 若雲興霞蔚。」 89簡文崩,孝武年十余歲立,至暝不臨。左右啟﹕「依常應臨。」帝曰﹕「哀至則 哭,何常之有?」 90孝武將講孝經,謝公兄弟與諸人私庭講習。車武子難苦問謝,謂袁羊曰﹕「不問則 德音有遺,多問則重勞二謝。」袁曰﹕「必無此嫌。」車曰﹕「何以知爾?」袁曰﹕「何嘗 見明鏡疲於屢照,清流憚於惠風?」 91王子敬雲﹕「從山陰道上行,山川自相映發,使人應接不暇。若秋冬之際,尤難為懷。」 92謝太傅問諸子侄﹕「子弟亦何預人事,而正欲使其佳?」諸人莫有言者,車騎答 曰﹕「譬如芝蘭玉樹,欲使其生於階庭耳。」 93道壹道人好整飾音辭,從都下還東山,經吳中。已而會雪下,未甚寒,諸道人問在 道所經。壹公曰﹕「風霜固所不論,乃先集其慘澹;郊邑正自飄瞥,林岫便已浩然。」 94張天錫為涼州刺史,稱製四隅。既為苻堅所禽,用為侍中。後於壽陽俱敗,至都, 為孝武所器。每入言論,無不竟日。頗有嫉己者,於坐問張﹕「北方何物可貴?」張曰﹕ 「桑椹甘香,鴟(鴞)革響,淳酪養性,人無嫉心。」 95顧長康拜桓宣武墓,作詩雲﹕「山崩溟海竭,魚鳥將何依!」人問之曰﹕「卿憑重 桓乃爾,哭之狀其可見乎?」顧曰﹕「鼻如廣莫長風,眼如懸河決溜。」或曰﹕「聲如震雷 破山,淚如傾河注海。」 96毛伯成既負其才氣,常稱﹕「寧為蘭摧玉折,不作蕭敷艾榮。」 97範寧作豫章,八日請佛有板,眾僧疑,或欲作答。有小沙彌在坐末,曰﹕「世尊默 然,則為許可。」眾從其義。 98司馬太傅齋中夜坐,於時天月明淨,都無纖翳,太傅嘆為佳。謝景重在坐,答曰﹕ 「意謂乃不如微雲點綴。」太傅因戲謝曰﹕「卿居心不靜,乃複強欲滓穢太清邪?」 99王中郎甚愛張天錫,問之曰﹕「卿觀過江諸人,經緯江左軌轍,有何偉異?後來之 彥,複何如中原?」張曰﹕「研求幽邃,自王、何以還;因時修製,荀、樂之風。」王曰﹕ 「卿知見有余,何故為苻堅所製?」答曰﹕「陽消陰息,故天步屯蹇,否剝成象,豈足多譏?」 100謝景重女適王孝伯兒,二門公甚相愛美。謝為太傅長史,被彈;王即取作長史,帶 晉陵郡。太傅已構嫌孝伯,不欲使其得謝,還取作咨議,外示縶維,而實以乖間之。及孝伯 敗後,太傅繞東府城行散,僚屬悉在南門,要望候拜。時謂謝曰﹕「王寧異謀,雲是卿為其 計。」謝曾無懼色,斂笏對曰﹕「樂彥輔有言﹕『豈以五男易一女?』」太傅善其對,因舉 酒勸之曰﹕「故自佳,故自佳。」 101桓玄義興還後,見司馬太傅,太傅已醉,坐上多客。問人雲﹕「桓溫來欲作賊,如 何?」桓玄伏不得起。謝景重時為長史,舉板答曰﹕「故宣武公黜昏暗,登聖明,功超伊、 霍,紛紜此議,裁之聖鑒。」太傅曰﹕「我知,我知。」即舉酒雲﹕「桓義興,勸卿酒!」桓出謝過。 102宣武移鎮南州,製街衢平直。人謂王東亭曰﹕「丞相初營建康,無所因承,而製置 紆曲,方此為劣。」東亭曰﹕「此丞相乃所以為巧。江左地促,不如中國。若使阡陌條暢, 則一覽而盡,故紆余委曲,若不可測。」 103桓玄詣殷荊州,殷在妾房晝眠,左右辭不之通。桓後言及此事,殷雲﹕「初不眠, 縱有此,豈不有賢賢易色也!」 104桓玄問羊孚﹕「何以共重吳聲?」羊曰﹕「當以其妖而浮。」 105謝混問羊孚﹕「何以器舉瑚璉?」羊曰﹕「故當以為接神之器。」 106桓玄既篡位後,御床微陷,群臣失色。侍中殷仲文進曰﹕「當由聖德淵重,厚地所 以不能載。」時人善之。 107桓玄既篡位,將改置直館,問左右﹕「虎賁中郎省應在何處?」有人答曰﹕ 「無省。」當時殊忤旨。問﹕「何以知無?」答曰﹕「潘岳秋興賦敘曰﹕『余兼虎賁中郎 將,寓直散騎之省。』」玄咨嗟稱善。 108謝靈運好戴曲柄笠,孔隱士謂曰﹕「卿欲希心高遠,何不能遺曲蓋之貌?」謝答 曰﹕「將不畏影者,未能忘懷。」



政事第三 1陳仲弓為太丘長,時吏有詐稱母病求假。事覺,收之,令吏殺焉。主簿請付獄考眾 奸,仲弓曰﹕「欺君不忠,病母不孝,不忠不孝,其醉莫大。考求眾奸,豈複過此?」 2陳仲弓為太丘長,有劫賊殺財主者,捕之。未至發所,道聞民有在草不起子者,回車 往治之。主簿曰﹕「賊大,宜先按討。」仲弓曰﹕「盜殺財主,何如骨肉相殘?」 3陳元方年十一時,候袁公。袁公問曰﹕「賢家君在太丘,遠近稱之,何所履行?」元 方曰﹕「老父在太丘,強者綏之以德,弱者撫之以仁,恣其所安,久而益敬。」袁公曰﹕ 「孤往者嘗為鄴令,正行此事。不知卿家君法孤,孤法卿父?」元方曰﹕「周公、孔子,異 世而出,周旋動靜,萬裡如一。周公不師孔子,孔子亦不師周公。」 4賀太傅作吳郡,初不出門,吳中諸強族輕之,乃題府門雲﹕「會稽雞,不能啼。」賀 聞,故出行,至門反顧,索筆足之曰﹕「不可啼,殺吳兒。」於是至諸屯邸,檢校諸顧、陸 役使官兵及藏逋亡,悉以事言上,罪者甚眾。陸抗時為江陵都督,故下請孫皓,然後得釋。 5山公以器重朝望,年逾七十,猶知管時任。貴勝年少,若和、裴、王之徒,並共言 詠。有署閣柱曰﹕「閣東,有大牛,和嶠鞅,裴楷(鞦),王濟剔嬲不得休。」 或雲潘尼作之。 6賈充初定律令,與羊祜共咨太傅鄭沖,沖曰﹕「皋陶嚴明之旨,非僕暗懦所探。」 羊曰﹕「上意欲令小加弘潤。」沖乃粗下意。 7山司徒前後選,殆周遍百官,舉無失才,凡所題目,皆如其言。唯用陸亮,是詔所 用,與公意異,爭之不從。亮亦尋為賄敗。 8嵇康被誅後,山公舉康子紹為秘書丞。紹咨公出處,公曰﹕「為君思之久矣。天地四 時,猶有消息,而況人乎?」 9王安期為東海郡。小吏盜池中魚,綱紀推之。王曰﹕「文王之囿,與眾共之。池魚複何足惜!」 10王安期作東海郡,吏錄一犯夜人來。王問﹕「何處來?」雲﹕「從師家受書還,不 覺日晚。」王曰﹕「鞭撻寧越以立威名,恐非致理之本!使吏送令歸家。 11成帝在石頭,任讓在帝前戮侍中鍾雅、右侍衛將軍劉超。帝泣曰﹕「還我侍中。」 讓不奉詔,遂斬超、雅。事平之後,陶公與讓有舊,欲宥之。許柳兒思妣者至佳,諸公欲全 之;若全思妣,則不得不為陶全讓。於是欲並宥之。事奏,帝曰﹕「讓是殺我侍中者,不可 宥!」諸公以少主不可違,並斬二人。 12王丞相拜揚州,賓客數百人並加沾接,人人有說色。唯有臨海一客姓任及數胡人為 未洽。公因便還到過任邊,雲﹕「君出,臨海便無複人。」任大喜說。因過胡人前,彈指 雲﹕「蘭(闍),蘭(闍)」群胡同笑,四坐並歡。 13陸太尉詣王丞相咨事,過後輒翻異,王公怪其如此。後以問陸,陸曰﹕「公長民 短,臨時不知所言,既後覺其不可耳。」 14丞相嘗夏月至石頭看庾公,庾公正料事。丞相雲﹕「暑,可小簡之。」庾公曰﹕ 「公之遺事,天下亦未以為允。」 15丞相末年,略複不省事,正封(籙)諾之。自嘆曰﹕「人言我憒憒,後人當思此憒憒。」 16陶公性檢厲,勤於事。作荊州時,敕船官悉錄鋸木屑,不限多少。咸不解此意。後 正會,值積雪始晴,聽事前除雪後猶濕,於是悉用木屑覆之,都無所妨。官用竹,皆令錄厚 頭,積之如山。後桓宣武伐蜀,裝船,悉以作釘。又雲,嘗發所在竹篙,有一官長連根取 之,仍當足。乃超兩階用之。 17何驃騎作會稽,虞存弟謇作郡主簿,以何見客勞損,欲白斷常客,使家人節量擇可 通者。作白事成,以見存,存時為何上佐,正與謇共食,語雲﹕「白事甚好,待我食畢作 教。」食竟,取筆題白事後雲﹕「若得門庭長如郭林宗者,當如所白。汝何處得此人?」謇於是止。 18王、劉與深公共看何驃騎,驃騎看文書,不顧之。王謂何曰﹕「我今故與深公來相 看,望卿擺撥常務,應對玄言,那得方低頭看此邪?」何對曰﹕「我不看此,卿等何以得存?」 諸人以為佳。 19桓公在荊州,全欲以德被江、漢,恥以威刑肅物。令史受杖,正從朱衣上過。桓式 年少,從外來,雲﹕「向從閣下過,見令史受杖,上捎雲根,下拂地足。」意譏不著。桓公 雲﹕「我猶患其重。」 20簡文為相,事動經年,然後得過。桓公甚患其遲,常加勸勉。太宗曰﹕「一日萬機,那得速!」 21山遐去東陽,王長史就簡文索東陽雲﹕「承藉猛政,故可以和靜致治。」 22殷浩始作揚州,劉尹行,日小欲晚,便使左右取袱。人問其故,答曰﹕「刺史嚴,不敢夜行。」 23謝公時,兵廝逋亡,多近竄南塘,下諸舫中。或欲求一時搜索,謝公不許,雲﹕ 「若不容置此輩,何以為京都?」 24王大為吏部郎,嘗作選草,臨當奏,王僧彌來,聊出示之。僧彌得,便以己意改易 所選者近半,王大甚以為佳,更寫即奏。 25王東亭與張冠軍善。王既作吳郡,人問小令曰﹕「東亭作郡,風政何似?」答曰﹕ 「不知治化何如,唯與張祖希情好日隆耳。」 26殷仲堪當之荊州,王東亭問曰﹕「德以居全為稱,仁以不害物為名。方今宰牧華 夏,處殺戮之職,與本操將不乖乎?」殷答曰﹕「皋陶造刑闢之製,不為不賢;孔丘居司寇 之任,未為不仁。」



文學第四 1鄭玄在馬融門下,三年不得相見,高足弟子傳授而已。嘗算渾天不合,諸弟子莫能 解;或言玄能者,融召令算,一轉便決,眾咸駭服。及玄業成辭歸,既而融有「禮樂皆東」 之嘆,恐玄擅名而心忌焉。玄亦疑有追,乃坐橋下,在水上據屐。融果轉式逐之,告左右 曰﹕「玄在土下水上而據木,此必死矣。」遂罷追。玄竟以得免。 2鄭玄欲注春秋傳,尚未成,時行與服子慎遇,宿客舍。先未相識,服在外車上與人說 己注傳意,玄聽之良久,多與己同。玄就車與語曰﹕「吾久欲注,尚未了。聽君向言,多與 我同,今當盡以所注與君。」遂為服氏注。 3鄭玄家奴婢皆讀書。嘗使一婢。不稱旨,將撻之,方自陳說,玄怒,使人曳著泥中。 須臾,複有一婢來,問曰﹕「胡為乎泥中?」答曰﹕「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4服虔既善春秋,將為注,欲參考同異;聞崔烈集門生講傳,遂匿姓名,為烈門人賃作 食。每當至講時,輒竊聽戶壁間。既知不能逾己,稍共諸生敘其短長。烈聞,不測何人。然 素聞虔名,意疑之。明早往,及未寐,便呼﹕「子慎!子慎!」虔不覺驚應,遂相與友善。 5鍾會撰四本論,始畢,甚欲使嵇公一見,置懷中,既定,畏其難,懷不敢出,於戶外遙擲,便回急走。 6何宴為吏部尚書,有位望,時談客盈坐。王弼未弱冠,往見之。宴聞弼名,因條向者 勝理語弼曰﹕「此理僕以為極,可得複難不?」弼便作難,一坐人便以為屈。於是弼自為客 主數番,皆一坐所不及。 7何平叔注老子,始成,詣王輔嗣,見王注精奇,乃神伏,曰﹕「若斯人,可與論天人 之際矣!」因以所注為道、德二論。 8王輔嗣弱冠詣裴徽,徽問曰﹕「夫無者,誠萬物之所資,聖人莫肯致言,而老子申之 無已,何邪?」弼曰﹕「聖人體無,無又不可以訓,故言必及有;老、莊未免於有,恆訓其所不足。」 9傅嘏善言虛勝,荀粲談尚玄遠,每至共語,有爭而不相喻。裴冀州釋二家之義,通彼 我之懷,常使兩情皆得,彼此俱暢。 10何宴注老子未畢,見王弼自說注老子旨,何意多所短,不複得作聲,但應諾諾,遂 不複注,因作道德論。 11中朝時,有懷道之流,有詣王夷甫咨疑者。值王昨已語多,小極,不複相酬答,乃 謂客曰﹕「身今少惡,裴逸民亦近在此,君可往問。」 12裴成公作崇有論,時人攻難之,莫能折,唯王夷甫來,如小屈。時人即以王理難裴,理還複申。 13諸葛宏年少不肯學問,始與王夷甫談,便已超詣。王嘆曰﹕「卿天才卓出,若複小 加研尋,一無所愧。」宏後看莊、老,更與王語,便足相抗衡。 14衛(玠)總角時,問樂令「夢」,樂雲「是想。」衛曰﹕「形神所不接而夢, 豈是想邪?」樂雲﹕「因也。未嘗夢乘車入鼠穴、搗齏啖鐵杵,皆無想無因故也。」衛思 「因」,經日不得,遂成病。樂聞,故命駕為剖析之,衛即小差。樂嘆曰﹕「此兒胸中當必無膏肓之疾!」 15庾子嵩讀莊子,開卷一尺便放去,曰﹕「了不異人意。」 16客問樂令「旨不至」者,樂亦不複剖析文句,直以麈尾柄確幾曰;「至不?」客 曰﹕「至。」樂因又舉麈尾曰;「若至者,那得去?」於是客乃悟服。樂辭約而旨達,皆此類。 17初,注莊子者數十家,莫能究其旨要。向秀於舊注外為解義,妙析奇致,大暢玄 風,唯秋水、至樂二篇未竟而秀卒。秀子幼,義遂零落,然猶有別本。郭象者,為人薄行, 有俊才,見秀義不傳於世,遂竊為己注,乃自注秋水、至樂二篇,又易馬蹄一篇,其余眾 篇,或定點文句而已。後秀義別本出,故今有向、郭二莊,其義一也。 18阮宣子有令聞。太尉王夷甫見而問曰﹕「老莊與聖教同異?」對曰﹕「將無同?」 太尉善其言,闢之為掾。世謂「三語掾」。衛(玠)嘲之曰﹕「一言可闢,何假於 三!」宣子曰﹕「苟是天下人望,亦可無言而闢,複何假於一!」遂相與為友。 19裴散騎娶王太尉女,婚後三日,諸婿大會,當時名士、王、裴子弟悉集。郭子玄在 坐,挑與裴談。子玄才甚豐贍,始數交,未快;郭陳張甚盛,裴徐理前語,理致甚微,四坐 咨嗟稱快,王亦以為奇,謂語諸人曰﹕「君輩勿為爾,將受困寡人女婿。」 20衛(玠)始度江,見王大將軍,因夜坐,大將軍命謝幼輿。(玠)見謝, 甚說之,都不複顧王,遂達旦微言,王永夕不得豫。(玠)體素羸,恆為母所禁。爾昔 忽極,於此病篤,遂不起。 21舊雲,王丞相過江左,止道聲無哀樂、養生、言盡意,三理而已,然宛轉關 生,無所不入。 22殷中軍為庾公長史,下都,王丞相為之集,桓公、王長史、王藍田、謝鎮西並在。 丞相自起解帳帶麈尾,語殷曰﹕「身今日當與君共談析理。」既共清言,遂達三更。丞相與 殷共相往反,其余諸賢略無所關。既彼我相盡,丞相乃嘆曰﹕「向來語,乃竟未知理源所 歸。至於辭喻不相負,正始之音,正當爾耳。」明旦,桓宣武語人曰﹕「昨夜聽殷、王清 言,甚佳,仁祖亦不寂寞,我亦時複造心;顧看兩王掾,輒(翣)如生母狗馨。」 23殷中軍見佛經,雲﹕「理亦應在阿堵上。」 24謝安年少時,請阮光祿道白馬論,為論以示謝。於時謝不即解阮語,重相咨盡。阮 乃嘆曰﹕「非但能言人不可得,正索解人亦不可得!」 25褚季野語孫安國雲﹕「北人學問,淵綜廣博。」孫答曰﹕「南人學問,清通簡 要。」支道林聞之,曰﹕「聖賢故所忘言。自中人以還,北人看書,如顯處視月,南人學 問,如牖中窺日。」 26劉真長與殷淵源談,劉理如小屈,殷曰﹕「惡,卿不欲作將善雲梯仰攻。」 27殷中軍雲﹕「康伯未得我牙後慧。」 28謝鎮西少時,聞殷浩能清言,故往造之。殷未過有所通,為謝標榜諸義,作數百 語,既有佳致,兼辭條豐蔚,甚足以動心駭聽。謝注神傾意,不覺流汗交面。殷徐語左右﹕ 「取手巾與謝郎拭面。」 29宣武集諸名勝講易,日說一卦。簡文欲聽,聞此便還,曰﹕「義自當有難易,其以 一卦為限邪?」30有北來道人好才理,與林公相遇於瓦官寺,講小品。於時竺法深、孫興 公悉共聽。此道人語,屢設疑難,林公辯答清析,辭氣俱爽。此道人每輒摧屈。孫問深公﹕ 「上人當是逆風家,向來何以都不言?」深公笑而不答。林公曰﹕「白旃檀非不馥,焉能逆 風?」深公得此義,夷然不屑。 31孫安國往殷中軍許共論,往反精苦,客主無間。左右進食,冷而複暖者數四。彼我 奮擲麈尾,悉脫落,滿餐飯中。賓主遂至莫忘食。殷乃語孫曰﹕「卿莫作強口馬,我當穿卿 鼻!」孫曰﹕「卿不見決牛鼻,人當穿卿頰!」32莊子逍遙篇,舊是難處,諸名賢所可鑽 味,而不能拔理於郭、向之外。支道林在白馬寺中,將馮太常共語,因及逍遙。支卓然標新 理於二家之表,立異義於眾賢之外,皆是諸名賢尋味之所不得。後遂用支理。 33殷中軍嘗至劉尹所清言。良久,殷理小屈,游辭不已,劉亦不複答。殷去後,乃 雲﹕「田舍兒,強學人作爾馨語!」 34殷中軍雖思慮通長,然於才性偏精。忽言及四本,便若湯池鐵城,無可攻之勢。 35支道林造即色論,論成,示王中郎,中郎都無言。支曰﹕「默而識之乎?」王曰﹕ 「既無文殊,誰能見賞?」 36王逸少作會稽,初至,支道林在焉。孫興公謂王曰﹕「支道林拔新領異,胸懷所及 乃自佳,卿欲見不?」王本自有一往雋氣,殊自輕之。後孫與支共載往王許,王都領域,不 與交言。須臾支退。後正值王當行,車已在門,支語王曰﹕「君未可去,貧道與君小語。」 因論莊子逍遙游。支作數千言,才藻新奇,花爛映發。王遂披襟解帶,留連不能已。 37三乘佛家滯義,支道林分判,使三乘炳然。諸人在下坐聽,皆雲可通。支下坐,自 共說,正當得兩,入三便亂。今義弟子雖傳,猶不盡得。 38許掾年少時,人以比王苟子,許大不平。時諸人士及林法師並在會稽西寺講,王亦 在焉。許意甚忿,便往西寺與王論理,共絕優劣,苦相折挫,王遂大屈。許複執王理,王執 許理,更相覆疏,王複屈。許謂支法師曰﹕「弟子向語何似?」支從容曰﹕「君語佳則佳 矣,何至相苦邪?豈是求理中之談哉?」 39林道人詣謝公,東陽時始總角,新病起,體未堪勞。與林公講論,遂至相苦。母王 夫人在壁後聽之,再遣信令還,而太傅留之。王夫人因自出,雲﹕「新婦少遭家難,一生所 寄,唯在此兒。」因流涕抱兒以歸。謝公語同坐曰﹕「家嫂辭情慷慨,致可傳述,恨不使朝士見!」 40支道林、許掾諸人共在會稽王齋頭。支為法師,許為都講。支通一義,四坐莫不厭 心。許送一難,眾人莫不(抃)舞。但共嗟詠二家之美,不辯其理之所在。 41謝車騎在安西艱中,林道人往就語,將夕乃退。有人道上見者,問雲﹕「公何處 來?」答雲﹕「今日與謝孝劇談一出來。」 42支道林初從東出,住東安寺中。王長史宿構精理,並撰其才藻,往與支語,不大當 對。王敘致數百語,自謂是名理奇藻。支徐徐謂曰﹕「身與君別多年,君義言了不長進。」 王大慚而退。 43殷中軍讀小品,下二百簽,皆是精微,世之幽滯。嘗欲與支道林辯之,竟不得。今 小品猶存。 44佛經以為祛練神明,則聖人可致。簡文雲﹕「不知便可登峰造極不?然陶練之功, 尚不可誣。」 45於法開始與支公爭名,後精漸歸支,意甚不忿,遂遁跡剡下。遣弟子出都,語使過 會稽。於時支公正講小品。開戒弟子﹕「道林講,比汝至,當在某品中。」因示語攻難數十 番,雲﹕「舊此中不可複通。」弟子如言詣支公。正值講,因謹述開意,往反多時,林公遂 屈。厲聲曰﹕「君何足複受人寄載來!」 46殷中軍問﹕「自然無心於稟受,何以正善人少,惡人多?」諸人莫有言者。劉尹答 曰﹕「譬如泄水注地,正自縱橫流漫,略無正方圓者。」一時絕嘆,以為名通。 47康僧淵初過江,未有知者,恆周旋市肆,乞索以自營。忽往殷淵源許,值盛有賓 客,殷使坐,粗與寒溫,遂及義理,語言辭旨,曾無愧色,領略祖舉,一往參詣。由是知之。 48殷、謝諸人共集。謝因問殷﹕「眼往屬萬形,萬形來入眼不?」 49人有問殷中軍﹕「何以將得位而夢棺器,將得財而夢矢穢?」殷曰﹕「官本是臭 腐,所以將得而夢棺尸;財本是糞土,所以將得而夢穢污。」時人以為名通。 50殷中軍被廢東陽,始看佛經。初視維摩詰,疑般若波羅密太多;後見小品,恨此語少。 51支道林、殷淵源俱在相王許。相王謂二人﹕「可試一交言。而才性殆是淵源崤、函 之固,君其慎焉!」支初作,改輒遠之;數四交,不覺入其玄中。相王撫肩笑曰﹕「此自是 其勝場,安可爭鋒!」 52謝公因子弟集聚,問﹕「毛詩何句最佳?」遏稱曰﹕「『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 我來思,雨雪霏霏。』」公曰﹕「『(訏)謨定命,遠猷辰告。』」謂﹕「此句偏有雅人深致。」 53張憑舉孝廉,出都,負其才氣,謂必參時彥。欲詣劉尹,鄉裡及同舉者共笑之。張 遂詣劉,劉洗滌料事,處之下坐,唯通寒暑,神意不接。張欲自發無端。頃之,長史諸賢來 清言,客主有不通處,張乃遙於末坐判之,言約旨遠,足暢彼我之懷,一坐皆驚。真長延之 上坐,清言彌日,因留宿至曉。張退,劉曰﹕「卿且去,正當取卿共詣撫軍。」張還船,同 侶問何處宿,張笑而不答。須臾,真長遣傳教覓張孝廉船,同侶惋愕。即同載詣撫軍。至 門,劉前進謂撫軍曰﹕「下官今日為公得一太常博士妙選。」既前,撫軍與之話言,咨嗟稱 善,曰﹕「張憑勃(窣)為理窟。」即用為太常博士。 54汰法師雲﹕「『六通』、『三明』同歸,正異名耳。」 55支道林、許、謝盛德,共集王家,謝顧諸人曰﹕「今日可謂彥會,時既不可留,此 集固亦難常,當共言詠,以寫其懷。」許便問主人﹕「有莊子不?」正得魚父一篇。謝看 題,便各使四坐通。支道林先通,作七百許語,敘致精麗,才藻奇拔,眾咸稱善。於是四坐 各言懷畢。謝問曰﹕「卿等盡不?」皆曰﹕「今日之言,少不自竭。」謝後粗難,因自敘其 意,作萬余語,才峰秀逸,既自難干,加意氣凝托,蕭然自得,四坐莫不厭心。支謂謝曰﹕ 「君一往奔詣,故複自佳耳。」 56殷中軍、孫安國、王、謝能言諸賢,悉在會稽王許,殷與孫共論易象妙於見形,孫 語道合,意氣干雲,一坐咸不安孫理,而辭不能屈。會稽王慨然嘆曰﹕「使真長來,故應有 以製彼。」即迎真長,孫意己不如。真長既至,先令孫自敘本理,孫粗說己語,亦覺殊不及 向。劉便作二百許語,辭難簡切,孫理遂屈。一坐同時撫掌而笑,稱美良久。 57僧意在瓦官寺中,王苟子來,與共語,便使其唱理。意謂王曰﹕「聖人有情不?」 王曰﹕「無。」重問曰﹕「聖人如柱邪?」王曰﹕「如籌算,雖無情,運之者有情。」僧意 雲﹕「誰運聖人邪?」苟子不得答而去。 58司馬太傅問謝車騎﹕「惠子其書五車,何以無一言入玄?」謝曰﹕「故當是其妙處不傳。」 59殷中軍被廢,徙東陽,大讀佛經,皆精解。唯至「事數」處不解。遇見一道人,問所讖,便釋然。 60殷仲堪精核玄論,人謂莫不研究。殷乃嘆曰﹕「使我解四本,談不翅爾。」 61殷荊州曾問遠公﹕「易以何為體?」答曰﹕「易以感為體。」殷曰﹕「銅山西崩, 靈鐘東應,便是易耶?」遠公笑而不答。 62羊孚弟娶王永言女,及王家見婿,孚送弟俱往。時永言父東陽尚在,殷仲堪是東陽 女婿,亦在坐。孚雅善理義,乃與仲堪道齊物,殷難之。羊雲﹕「君四番後當得見同。」殷 笑曰﹕「乃可得盡,何必相同。」乃至四番後一通。殷咨嗟曰﹕「僕便無以相異。」嘆為新拔者久之。 63殷仲堪雲﹕「三日不讀道德經,便覺舌本間強。」 64提婆初至,為東亭第講阿毗曇。始發講,坐裁半,僧彌便雲﹕「都已曉。」即於坐 分數四有意道人,更就余屋自講。提婆講竟,東亭問法岡道人曰﹕「弟子都未解,阿彌那得 已解?所得雲何?」曰﹕「大略全是,故當小未精核耳。」 65桓南郡與殷荊州共談,每相攻難。年余後但一兩番,桓自嘆才思轉退,殷雲﹕「此乃是君轉解。」 66文帝嘗令東阿王七步作詩,不成者行大法。應聲便為詩曰﹕「煮豆持作羹,漉菽以 為汁。萁在釜下然,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帝深有慚色。 67魏朝封晉文王為公,備禮九錫,文王固讓不受。公卿將校當詣府敦喻。司空鄭沖馳 遣信就阮籍求文。籍時在袁孝尼家,宿醉扶起,書札為之,無所點定,乃寫付使。時人以為神筆。 68左太沖作三都賦初成,時人互有譏訾,思意不愜。後示張公,張曰﹕「此二京可 三。然君文未重於世,宜以經高名之士。」思乃詢求於皇甫謐,謐見之嗟嘆, 遂為作敘。於是先相非貳者,莫不斂衽贊述焉。 69劉伶著酒德頌,意氣所寄。 70樂令善於清言,而不長於手筆。將讓河南尹,請潘岳為表。潘雲﹕「可作耳,要當 得君意。」樂為述己所以為讓,標位二百許語,潘直取錯綜,便成名筆。時人咸雲﹕「若樂 不假潘之文,潘不取樂之旨,則無以成斯矣。」 71夏侯湛作周詩成,示潘安仁,安仁曰﹕「此非徒溫雅,乃別見孝悌之性。」潘因此 遂作家風詩。 72孫子荊除婦服,作詩以示王武子。王曰﹕「未知文生於情,情生於文?覽之淒然, 增伉儷之重。」 73太叔廣甚辯給,而摯仲治長於翰墨,俱為列卿。每至公坐,廣談,仲治不能對; 退,著筆難廣,廣又不能答。 74江左殷太常父子,並能言理,亦有辯訥之異。揚州口談至劇,太常輒雲﹕「汝更思吾論。」 75庾子嵩作意賦成,從子文康見,問曰﹕「若有意邪,非賦之所盡;若無意邪,複何 所賦?」答曰﹕「正在有意無意之間。」 76郭景純詩雲﹕「林無靜樹,川無停流。」阮孚雲﹕「泓崢蕭瑟,實不可言。每讀此 文,輒覺神超形越。」 77庾闡始作揚都賦,道溫、庾雲﹕「溫挺義之標,庾作民之望。方響則金聲,比德則 玉亮。」庾公聞賦成,求看,兼贈貺之。闡更改「望」為「俊」,以「亮」為「潤」雲。 78孫興公作庾公誄,袁羊曰﹕「見此張緩。」於時以為名賞。 79庾仲初作揚都賦成,以呈庾亮。亮以親族之懷,大為其名價雲﹕「可三二京、四三 都。」於此人人競寫,都下紙為之貴。謝太傅雲﹕「不得爾,此是屋下架屋耳,事事擬學,而不免儉狹。」 80習鑿齒史才不常,宣武甚器之,未三十,便用為荊州治中。鑿齒謝箋亦雲﹕「不遇 明公,荊州老從事耳!」後至都見簡文,返命,宣武問﹕「見相王何如?」答雲﹕「一生不 曾見此人。」從此忤旨,出為衡陽郡,性理遂錯。於病中猶作漢晉春秋,品評卓逸。 81孫興公雲﹕「三都、二京,五經鼓吹。」 82謝太傅問主簿陸退﹕「張憑何以作母誄,而不作父誄?」退答曰﹕「故當是丈夫之 德,表於事行;婦人之美,非誄不顯。」 83王敬仁年十三作賢人論,長史送示真長,真長答雲﹕「見敬仁所作論,便足參微言。」 84孫興公雲﹕「潘文爛若披錦,無處不善;陸文若排沙簡金,往往見寶。」 85簡文稱許掾雲﹕「玄度五言詩,可謂妙絕時人。」 86孫興公作天台賦成,以示範榮期,雲﹕「卿試擲地,要作金石聲。」範曰﹕「恐子 之金石,非宮商中聲。」然每至佳句,輒雲﹕「應是我輩語。」 87桓公見謝安石作簡文謚議,看竟,擲與坐上諸客曰﹕「此是安石碎金。」 88袁虎少貧,嘗為人佣載運租。謝鎮西經船行,其夜清風朗月,聞江渚間估客船上有 詠詩聲,甚有情致;所詠五言,又其所未嘗聞,嘆美不能已。即遣委曲訊問,乃是袁自詠其 所作詠史詩。因此相要,大相賞得。 89孫興公雲﹕「潘文淺而淨,陸文深而蕪。」 90裴郎作語林,始出,大為遠近所傳。時流年少,無不傳寫,各有一通。載王東亭作 經王公酒壚下賦,甚有才情。 91謝萬作八賢論,與孫興公往反,小有利鈍。謝後出以示顧君齊,顧曰﹕「我亦作, 知卿當無所名。」 92桓宣武命袁彥伯作北徵賦,既成,公與時賢共看,咸嗟嘆之。時王(珣)在 坐,雲﹕「恨少一句。得『寫』字足韻,當佳。」袁即於坐攬筆益雲﹕「感不絕於余心,溯 流風而獨寫。」公謂王曰﹕「當今不得不以此事推袁。」 93孫興公道﹕「曹輔佐才如白地明光錦,裁為負版褲,非無文采,酷無裁製。」 94袁彥伯作名士傳成,見謝公,公笑曰﹕「我嘗與諸人道江北事,特作狡獪耳,彥伯遂以著書。」 95王東亭到桓公吏,既伏閣下,桓令人竊取其白事,東亭即於閣下另作,無複向一字。 96桓宣武北徵,袁虎時從,被責免官。會須露布文,喚袁倚馬前令作。手不輟筆,俄 得七紙,殊可觀。東亭在側,極嘆其才。袁虎雲﹕「當令齒舌間得利。」 97袁宏始作東徵賦,都不道陶公。胡奴誘之狹室中,臨以白刃,曰﹕「先公勛業如 是!君作東徵賦,雲何相忽略?」宏窘蹙無計,便答﹕「我大道公,何以雲無?」有誦曰﹕ 「精金百煉,在割能斷。功則治人,職思靖亂。長沙之勛,為史所贊。」 98或問顧長康﹕「君箏賦何如嵇康琴賦?」顧曰﹕「不賞者,作後出相遺。深識者,亦以高奇見貴。」 99殷仲文天才宏贍,而讀書不甚廣博,亮嘆曰﹕「若使殷仲文讀書半袁豹,才不減班 固。」100羊孚作雪贊雲﹕「資清以化,乘氣以霏。遇象能鮮,即潔成輝。」桓胤遂以書扇。 101王孝伯在京,行散至其弟王睹戶前,問﹕「古詩中何句為最?」睹思未答。孝伯詠 「『所遇無故物,焉得不速老?』此句為佳。」 102桓玄嘗登江陵城南樓雲﹕「我今欲為王孝伯作誄。」因吟嘯良久,隨而下筆。一坐之間,誄以之成。 103桓玄初並西夏,領荊、江二州、二府、一國。於時始雪,五處俱賀,五版 並入。玄在聽事上,版至,即答版後,皆粲然成章,不相揉雜。 104桓玄下都,羊孚時為兗州別駕,從京來詣門,箋曰﹕「自頃世故睽離,心事淪蘊。 明公啟晨光於積晦,澄百流以一源。」桓見箋,馳喚前,雲﹕「子道,子道,來何遲!」即 用為記室參軍。孟昶為劉牢之主簿,詣門謝,見雲﹕「羊侯,羊侯,百口賴卿。」

華俊 校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