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論雷峰塔的倒掉↓

聽說,杭州西湖上的雷峰塔↓倒掉了,聽說而已,我沒有親見。但我卻見過未倒的雷峰塔,破破爛爛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間,落山的太陽照著這些四近的地方,就是“雷峰夕照”,西湖十景之一。“雷峰夕照”的真景我也見過,并不見佳,我以為。

然而一切西湖胜跡的名目之中,我知道得最早的卻是這雷峰塔。我的祖母曾經常常對我說,白蛇娘娘就被壓在這塔底下!有個叫做許仙的人救了兩條蛇,一青一白,后來白蛇便化作女人來報恩,嫁給許仙了﹔青蛇化作丫鬟,也跟著。一個和尚,法海禪師,得道的禪師,看見許仙臉上有妖气,──凡討妖怪作老婆的人,臉上就有妖气的,但衹有非凡的人才看得出──便將他藏在金山寺的法座后,白蛇娘娘來尋夫,于是就“水滿金山”。我的祖母講起來還要有趣得多,大約是出于一部彈詞叫作《義妖傳》↓里的,但我沒有看過這部書,所以也不知道“許仙”“法海”究竟是否這樣寫。總而言之,白蛇娘娘終于中了法海的計策,被裝在一個小小的缽盂里了。缽盂埋在地里,上面還造起一座鎮壓的塔來,這就是雷峰塔。此后似乎事情還很多,如“白狀元祭塔”之類,但我現在都忘記了。

那時我惟一的希望,就在這雷峰塔的倒掉。后來我長大了,到杭州,看見這破破爛爛的塔,心里就不舒服。后來我看看書,說杭州人又叫這塔作“保叔塔” ,其實應該寫作“保叔塔”↓,是錢王的兒子造的。那么,里面當然沒有白蛇娘娘了,然而我心里仍然不舒服,仍然希望他倒掉。

現在,他居然倒掉了,則普天之下的人民,其欣喜為何如?

這是有事實可証的。試到吳、越的山間海濱,探聽民意去。凡有田夫野老,蚕婦村氓,除了几個腦髓里有點貴恙的之外,可有誰不為白娘娘抱不平,不怪法海太多事的?

和尚本應該衹管自己念經。白蛇自迷許仙,許仙自娶妖怪,和別人有什么相干呢?他偏要放下經卷,橫來招是搬非,大約是怀著嫉妒罷,──那簡直是一定的。

聽說,后來玉皇大帝也就怪法海多事,以至荼毒生靈,想要拿辦他了。他逃來逃去,終于逃在蟹殼里避禍,不敢再出來,到現在還如此。我對于玉皇大帝所作的事,腹誹的非常多,獨于這一件卻很滿意,因為“水滿金山”一案,的确應該由法海負責﹔他實在辦得很不錯的。衹可惜我那時沒有打聽這話的出處,或者不在《義妖傳》中,卻是民間的傳說罷。

秋高稻熟時節,吳越間所多的是螃蟹,煮到通紅之后,無論取哪一衹,揭幵背殼來,里面就有黃,有膏﹔倘是雌的,就有石榴子一般鮮紅的子。先將這些吃完,即一定露出一個圓錐形的薄膜,再用小刀小心地沿著錐底切下,取出,翻轉,使里面向外,衹要不破,便變成一個羅漢模樣的東西,有頭臉?身子,是坐著的,我們那里的小孩子都稱他“蟹和尚”,就是躲在里面避難的法海。

當初,白蛇娘娘壓在塔底下,法海禪師躲在蟹殼里。現在卻衹有這位老禪師獨自靜坐了,非到螃蟹斷种的那一天為止出不來。莫非他造塔的時候,竟沒有想到塔是終究要倒的么?

活該。

(一九二四年十月二十八日。)

↓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四年十一月十七日北京《語絲》周刊第一期。

↓ 雷峰塔,原在杭州西湖凈慈寺前面,宋幵寶八年(975)為吳越王錢↓叔所建,初名西關磚塔,后定名王妃塔﹔因建在名為雷峰的小山上,通稱雷峰塔。一九二四年九月二十五日倒坍。

↓ 《義妖傳》演述關于白蛇娘娘的民間神化故事的彈詞,清代陳遇乾著,共四卷五十三回,又《續集》二卷十六回。“水滿金山”“和白傳員祭塔”,都是白蛇故事中的情節。金山在江蘇鎮江,山上有金山寺,東晉時所建。白狀元是故事中白蛇娘娘和許仙所生的兒子許士林,他后來中了狀元回來祭塔,与被法海和尚鎮在雷峰塔下的白蛇娘娘相見。

↓ 本文最初發表時,篇末有作者的附記說:“這篇東西,是一九二四年十月二十八日做的。今天孫伏園來,我便將草稿給他看。他說,雷峰塔并非就是保↓叔塔。那么,大約是我記錯的了,然而我卻确乎早知道雷峰塔下并無白娘娘。現在既經前記者先生指點,知道這一節并非得于所看之書,則當時何以知之,也就莫名其妙矣。特此聲明,并且更正。十一月三日。”保↓叔塔在西湖寶石山頂,今仍存。一說是吳越王錢↓叔入宋朝貢時所造。明代朱國楨《涌幢小品》卷十四中有簡單記載:“杭州有保保↓叔塔,因↓叔入朝,恐其被留,做此以保之……今誤為保叔。”另一傳說是宋咸平(998-1003)時僧永保化緣所築。明代郎瑛《七修類稿》:“咸平中,僧永保化緣築塔,人以師叔稱之,遂名塔曰保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