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今天天氣不好, 天文台已經懸掛雷暴警告.其實不須預報, 窗外密佈的烏雲跟搖曳的樹枝已揭示了山雨欲來之勢.

屋內卻是另一番光景. 媽媽定睛看者電視, 陶醉於千篇一律的煽情中;爸爸留神聽者賽馬廣播, 沉迷於一擲千瘡百金的橫財夢. 在斗室的一角, 兒子津津有味地拿者電筒, 大概收聽者色情故事. 一派安祥靜謐, 只因大家都選擇與機器打交道.

媽媽忽然向爸爸喝道:"桌上的放者電費單, 快些付賬."半晌, 爸爸才答:"好."在這個過程中,媽媽仍看者電視, 爸爸還聽者廣播, 眼色也沒有交流一下. 然後, 室內只剩下機器的聲音.

終於下雨了, 大雨密密匝匝, 嘩啦嘩啦地下. 突然, 一道閃電劃破長空、驚醒大地,更擊中了一座電塔.剎那間,伸手不見五指.

室內比室外更混亂.媽媽叫爸爸取出洋燭,他卻一不留神,將媽最心愛的花瓶摔破.

媽媽終於發作了:"你這個沒用鬼, 成事不足, 敗事有餘. 不是拼命賭博, 就是在外面花天酒地."

爸爸置若罔聞, 只管拾執地上的碎片.

"我還沒有說完. 別以為每月給我三數千塊錢, 就可以蹺起二郎腿, 甚麼都不幹. 不做家務也罷了, 兒子有快成為色情熱線的老主顧、大豪客了. 班主任約見家長, 你就老是無隱無蹤, 可憐我還被老師指責管教無方, 令他在學校屢屢犯規, 快給趕出校了."

爸爸這才打破緘默,也不過是一聲"啊"罷了."

"你嘆甚麼氣?鄰居奔走相告,說你在內地討了個小老婆. 什麼面子都給丟了,唉,反正你都不理我們倆母子了,嗚嗚......"

外面的風非但不歇,和室內的情形一般,反而愈演愈烈.

兒子受不住了,也管不了滂沱大雨,只想走到外面,離開這一塌糊塗的家.誰知道剛打開大門,已看見一大群好事之徒在門外竊聽.他們甚至已下定賠率,打賭會變成武行.兒子給嚇壞了,只好連忙用力將門關好.

爸爸也按奈不住了:"別在兒子面前大吵大嚷.就算我討情婦,又有甚麼大不了?你整天只顧嘮嘮叨叨,揮霍無度,隔天就向我討錢置新裝.那是甚麼態度?就是我明知內地的溫柔鄉是金錢換來,那也比你這不懂情趣的黃臉婆來的好."

"你終於承認了嗎?我為家庭捱至火眼金睛,這時你才嫌棄我不能做到知情識趣,豈有此理!"

門外又傳來聲音,某人道:"快打電話給""今日追查擊"",報導這宗負心漢拋妻棄子的新聞,線人費一定很可觀了."

媽媽人仍然怒髮衝冠,咬牙切齒地說:"既然如此不快,我們不如分手吧"

"好!"爸爸一時意氣,竟爽快的答允.

此語一出,屋內三人都怔住了.窗外又傳來一道閃電,雷聲震耳欲聾.

倏地,電力恢復了.夜間賽馬已被腰斬,換上了"電話訴心理聲"節目.

"主持人,我來自單親家庭.我絕得沒有家庭溫暖的人,就像斷了線的風箏,毫無安全感.每當我看見別人家庭滿,就總生起一種不知是憤怒、羨慕或嫉妒的情緒,好痛苦.我恨那對自私的父母."

三人似乎呆住了,各有所思.

風雨稍歇,傳來天文台的預測:"未來數日天氣反覆,陰情不定,仍可能發生狂風雷暴."

----------陳偉傑 作

<轉載自 96年市政局月刊>

華文評語:

此文生活氣息濃厚,窗外風雲變色,窗內"狂風雷暴",室內外都是山雨欲來,情景交溶.

這個故事提醒我們:生活上的風雨常有,要小心面對,多多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