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童年記趣

童年往事令我心情矛盾,這些都是童年的幼稚造成,但它們也為我增添了晴天和雨天。

步入青少年時期,靜心沉思,童年的記憶也隨者光陰的流逝,逐漸稀淡,好像早晨的濃霧,也不知何時消失,但仍留在花蕾上的霧水卻令我想起一段段的學校趣事,令我回味。

這段趣事大概發生在四年級吧,我轉學到衡陽的一間小學讀書。在這間學校的一切就像一場戲一樣,令我興奮,令我自豪和自慚。

進入該校前,我在當地名校就讀,臨別母校前,更有緣得到一 位嚴肅的龍老師指點,傳授了先苦後甜, 努力奮鬥,公私分明的「武林絕學」,自今,我仍歷歷在目。

進入該校後,就憑者這套「神功」,我品學皆優,被推選為班長。該校一直盛傳﹕四個校內學生幹事,其權利如同一個老師;八位班長的權利也同一位老師。因此,我位高權重,又能獲得老師的寵信,權利堪稱一人之下,五十九人之上。就這樣,童年的太陽更加燦爛。

在這個學校堙A我視自己是一個老師,的确,我演技精湛,那種嚴肅,一絲不苟,一視同仁,如今想起,也令我會心微笑。每次老師不在班房,上堂鐘響起後,同學如有任何語言,只要我無聲無色地站起身,突然,全班也恢復了平靜,靜得連呼吸聲都聽得到。如老師有要緊的事不能上課,我就完全充當了老師的職位,帶領者同學溫習,沒有同學不洗耳躬聽,唯命是從,原因有許多,或者我經常向老師告狀,老師得知,大家就要出外曬四、五小時太陽﹔或者我會施展神功,用武力使他們屈服,因我有老師作後臺,同學也必須乖了。但在班內也有五、六個十分強壯的男生,幾次,我們不免大打出手。

記得有一次,只因小事,甚麼事我已記不來了,我和一個男孩打了起來。當時,我的身裁十分弱小,可以說是弱不經風了,口中常持正義,但未戰先敗,沒過幾招,我就招架不來,一時忍不住痛,不禁淚流滿面,平時的威風盡失,但是我的可憐反而吸引了一幫同學的支持,如今想起也不能不讚賞自己,一陣的混亂之後,老師也被叫來,不理三七二十一,老師一進教室就停止了我們的爭鬥,接者就安撫我別哭,溫柔地問我發生甚麼事,我心平氣和地一一解釋,說他不尊敬班長,不聽從班長的命令。那個男生也沒說一句話,或者他有錯在先。就這樣他就被老師嚴勵地批評了數小時。

我這個班長可真是人見人恨,人見人避,但是,是實並非如此,我交友滿天下,即使被我批評,被我告狀的同學也是好友之一。我們放學後,都一起玩,一起做功課。次年的班長選舉,我又以五十九票贊成,一票反對的結果繼任。那反對的一票就是自漸的自己,在公,我公私分明、公事公辦﹔在私,我無情無義,但我的朋友卻不記住我的無情,只見到我好的一面,如今想起真是想向他們說聲對不起,但已太遲,太遲了。

暴風雨雖時常發生,但雨後的彩虹又是無比寶貴,轉眼即逝,在天空留下一條令我邁向青少年的彩橋,在童年經歷無數的失敗,雷雨交加之後,我的人生觀也像雨後的春荀,逐漸地探出頭來,探索新的挑戰,迎接新生命。我愛回味童年的晴天、雨天,更珍惜明日的春光和友情。

 

著者: 江 李 俊

日期: 一九九年六月十七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