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評 議

物莫大于天地日月,而子美云:“日月籠中鳥,乾坤水上萍。”事莫大于揖

遜征誅,而康節云:“唐虞揖遜三杯酒,湯武征誅一局棋。”人能以此胸襟眼界

吞吐六合,上下千古,事來如漚生大海,事去如影滅長空,自經綸萬變而不動一

塵矣。

君子好名,便起欺人之念﹔小人好名,猶懷畏人之心。故人而皆好名,則開

詐善之門。使人而不好名,則絕為善之路。此譏好名者,當嚴責君子,不當過求

于小人也。

大惡多從柔處伏,哲士須防綿里之針﹔深仇常自愛中來,達人宜遠刀頭之蜜。

持身涉世,不可隨境而遷。須是大火流金而清風穆然,嚴霜殺物而和氣藹然

,陰霾翳空而慧日朗然,洪濤倒海而坻柱屹然,方是宇宙內的真人品。愛是萬緣

之根,當知割舍。識是眾欲之本,要力掃除。

作人要脫俗,不可存一矯俗之心﹔應世要隨時,不可起一趨時之念。

寧有求全之毀,不可有過情之譽﹔寧有無妄之災,不可有非分之福。

毀人者不美,而受人毀者遭一番訕謗便加一番修省,可釋回而增美﹔欺人者

非福,而受人欺者遇一番橫逆便長一番器宇,可以轉禍而為福。

夢里懸金佩玉,事事逼真,睡去雖真覺后假﹔閑中演偈談元,言言酷似,說

來雖是用時非。

天欲禍人,必先以微福驕之,所以福來不必喜,要看他會受﹔天欲福人,必

先以微禍儆之,所以禍來不必憂,要看他會救。

榮與辱共蒂,厭辱何須求榮﹔生與死同根,貪生不必畏死。

作人只是一味率真,蹤跡雖隱還顯﹔存心若有半毫未淨,事為雖公亦私。

鷯占一枝,反笑鵬心奢侈﹔兔營三窟,轉嗤鶴壘高危。智小者不可以謀大,
趣卑者不可與談高。信然矣!

貧賤驕人,雖涉虛驕,還有几分俠氣﹔英雄欺世,縱似揮霍,全沒半點真心

。糟糠不為彘肥,何事偏貪鉤下餌﹔錦綺豈因犧貴,誰人能解籠中圇﹝□+化﹞。

琴書詩畫,達士以之養性靈,而庸夫徒賞其跡象﹔山川云物,高人以之助

學識,而俗子徒玩其光華。可見事物無定品,隨人識見以為高下。故讀書窮理,

要以識趣為先。

姜女不尚鉛華,似疏梅之映淡月﹔禪師不落空寂,若碧沼之吐青蓮。

廉官多無后,以其太清也﹔痴人每多福,以其近厚也。故君子雖重廉介,不

可無含垢納污之雅量。雖戒痴頑,亦不必有察淵洗垢之精明。

密則神氣拘逼,疏則天真爛漫,此豈獨詩文之工拙從此分哉!吾見周密之人

純用機巧,疏狂之士獨任性真,人心之生死亦於此判也。

翠筱傲嚴霜,節縱孤高,無傷沖雅﹔紅蕖媚秋水,色雖艷麗,何損清修。

貧賤所難,不難在砥節,而難在用情﹔富貴所難,不難在推恩,而難在好禮。

簪纓之士,常不及孤寒之子可以抗節致忠﹔廟堂之士,常不及山野之夫可以

料事燭理。何也?彼以濃艷損志,此以淡泊全真也。

榮寵旁邊辱等待,不必揚揚﹔困窮背后福跟隨,何須戚戚。

古人閑適處,今人卻忙過了一生﹔古人實受處,今人又虛度了一世。總是耽

空逐妄,看個色身不破,認個法身不真耳。

芝草無根醴無源,志士當勇奮翼﹔彩云易散琉璃脆,達人當早回頭。

少壯者,事事當用意而意反輕,徒汛汛作水中鳧而已,何以振云霄之翮?衰

老者,事事宜忘情而情反重,徒碌碌為轅下駒而已,何以脫□鎖之身?

帆只揚五分,船便安。水只注五分,器便穩。如韓信以勇備震主被擒,陸機

以才名冠世見殺,霍光敗于權勢逼君,石崇死于財賦敵國,皆以十分取敗者也。

康節云:“飲酒莫教成酩酊,看花慎勿至離披。”旨哉言乎!

附勢者如寄生依木,木伐而寄生亦枯﹔竊利者如□﹝虫營﹞□﹝虫丁﹞盜人

,人死而□﹝虫營﹞□﹝虫丁﹞亦滅。始以勢利害人,終以勢利自斃。勢利之為

害也,如是夫!

失血于杯中,堪笑猩猩之嗜酒﹔為巢于幕上,可憐燕燕之偷安。

鶴立雞群,可謂超然無侶矣。然進而觀于大海之鵬,則眇然自小。又進而求

之九霄之鳳,則巍乎莫及。所以至人常若無若虛,而盛德多不矜不伐也。貪心勝

者,逐獸而不見泰山在前,彈雀而不知深井在后﹔疑心勝者,見弓影而驚杯中之

蛇,聽人言而信市上之虎。人心一偏,遂視有為無,造無作有。如此,心可妄動

乎哉!

蛾扑火,火焦蛾,莫謂禍生無本﹔果種花,花結果,須知福至有因。

車爭險道,馬騁先鞭,到敗處未免噬臍﹔粟喜堆山,金夸過斗,臨行時還是空手。

花逞春光,一番雨、一番風,催歸塵土﹔竹堅雅操,几朝霜、几朝雪,傲就

琅﹝王干﹞。

富貴是無情之物,看得他重,他害你越大﹔貧賤是耐久之交,處得他好,他

益你深。故貪商於而戀金谷者,竟被一時之顯戮﹔樂簞瓢而甘敝溫(“□”旁)

者,終享千載之令名。

鴿惡鈴而高飛,不知斂翼而鈴自息﹔人惡影而疾走,不知處陰而影自滅。故

愚夫徒疾走高飛,而平地反為苦海﹔達士知處陰斂翼,而CHAN岩亦是坦途。

秋虫春鳥共暢天機,何必浪生悲喜﹔老樹新花同含生意,胡為妄別媸妍。

多栽桃李少栽荊,便是開條福路﹔不積詩書偏積玉,還如筑個禍基。

萬境一轍原無地,著個窮通﹔萬物一體原無處,分個彼我。世人迷真逐妄,

乃向坦途上自設一坷坎,從空洞中自筑一藩蘺。良足慨哉!

大聰明的人,小事必朦朧﹔大懵懂的人,小事必伺察。蓋伺察乃懵懂之根,

而朦朧正聰明之窟也。

大烈鴻猷,常出悠閑鎮定之士,不必忙忙﹔休徵景福,多集寬洪長厚之家,

何須瑣瑣。

貧士肯濟人,才是性天中惠澤﹔鬧場能學道,方為心地上工夫。

人生只為欲字所累,便如馬如牛,聽人羈絡﹔為鷹為犬,任物鞭笞。若果一

念清明,淡然無欲,天地也不能轉動我,鬼神也不能役使我,況一切區區事物乎!

貧得者身富而心貧,知足者身貧而心富﹔居高者形逸而神勞,處下者形勞而

神逸。孰得孰失,孰幻孰真,達人當自辨之。

眾人以順境為樂,而君子樂自逆境中來﹔眾人以拂意為憂,而君子憂從快意

處起。蓋眾人憂樂以情,而君子憂樂以理也。

謝豹覆面,猶知自愧﹔唐鼠易腸,猶知自悔。蓋愧悔二字,乃吾人去惡遷善

之門,起死回生之路也。人生若無此念頭,便是既死之寒灰,已枯之槁木矣。何

處討些生理?

異寶奇琛,俱民必爭之器﹔瑰節奇行,多冒不祥之名。總不若尋常歷履易簡

行藏,可以完天地渾噩之真,享民物和平之福。

福善不在杳冥,即在食息起居處牖其衷﹔禍淫不在幽渺,即在動靜語默間奪

其魄。可見人之精爽常通于天,于之威命即寓于人,天人豈相遠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