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應 酬

操存要有真宰,無真宰則遇事便倒,何以植頂天立地之砥柱!

應用要有圓機,無圓機則觸物有礙,何以成旋乾轉坤之經綸!

士君子之涉世,於人不可輕為喜怒,喜怒輕,則心腹肝膽皆為人所窺﹔

於物不可重為愛憎,愛憎重,則意氣精神悉為物所制。

倚高才而玩世,背后須防射影之虫﹔飾厚貌以欺人,面前恐有照膽之鏡。

心體澄徹,常在明鏡止水之中,則天下自無可厭之事﹔

意氣和平,賞在麗日光風之內,則天下自無可惡之人。

當是非邪正之交,不可少遷就,少遷就則失從違之正﹔

值利害得失之會,不可太分明,太分明則起趨避之私。

蒼蠅附驥,捷則捷矣,難辭處后之羞﹔蘿蔦依松,高則高矣,未免仰攀之恥。

所以君子寧以風霜自挾,毋為魚鳥親人。

好丑心太明,則物不契﹔賢愚心太明,則人不親。

士君子須是內精明而外渾厚,使好丑兩得其平,賢愚共受其益,才是生成的德量。

伺察以為明者,常因明而生暗,故君子以恬養智﹔

奮迅以為速者,多因速度而致遲,故君子以重持輕。

士君子濟人利物,宜居其實,不宜居其名,居其名則德損﹔

士大夫憂國為民,當有其心,不當有其語,有其語則毀來。

遇大事矜持者,小事必縱弛﹔處明庭檢飾者,暗室必放逸。

君子只是一個念頭持到底,自然臨小事如臨大敵,坐密室若坐通衢。

使人有面前之譽,不若使其無背后之毀﹔

使人有乍交之歡,不若使其無久處之厭。

善啟迪人心者,當因其所明而漸通之,毋強開其所閉﹔

善移風化者,當因其所易而漸及之,毋輕矯其所難。

彩筆描空,筆不落色,而空亦不受染﹔利刀割水,刀不損鍔,而水亦不留痕。

得此意以持身涉世,感與應俱適,心與境兩忘矣。

己之情欲不可縱,當用逆之之法以制之,其道只在一忍字﹔

人之情欲不可拂,當用順之之法以調之,其道只在一恕字。

今人皆恕以適己而忍以制人,毋乃不可乎!

好察非明,能察能不察之謂明﹔必勝非勇,能勝能不勝之謂勇。

隨時之內善救時,若和風之消酷暑﹔混俗之中能脫俗,似淡月之映輕云。

思入世而有為者,須先領得世外風光,否則無以脫垢濁之塵緣﹔

思出世而無染者,須先諳盡世中滋味。否則無以持空寂之后苦趣。

與人者,與其易疏于終,不若難親于始﹔御事者,與其巧持于后,不若拙守于前。

酷烈之禍,多起于玩忽之人﹔盛滿之功,常敗于細微之事。

故語云:“人人道好,須防一人著腦﹔事事有功,須防一事不終。”

功名富貴,直從滅處觀究竟,則貪戀自輕﹔橫逆困窮,直從起處究由來,則怨尤自息。

宇宙內事要力擔當,又要善擺脫。

不擔當,則無經世之事業﹔不擺脫,則無出世之襟期。

待人而留有余,不盡之恩禮,則可以維系無厭之人心﹔

御事而留有余,不盡之才智,則可以提防不測之事變。

了心自了事,猶根拔而草不生﹔逃世不逃名,似膻存蚋而仍集。

仇邊之弩易避,而恩里之戈難防﹔苦時之坎易逃,而樂處之阱難脫。

膻穢則蠅蚋叢嘬,芳馨則蜂蝶交侵。故君子不作垢業,亦不立芳名。

只是元氣渾然,圭角不露,便是持身涉世一安樂窩也。

從靜中觀物動,向閑處看人忙,才得超塵脫俗的趣味﹔

遇忙處會偷閑,處鬧中能取靜,便是安身立命的工。

邀千百人之歡,不如釋一人之怨﹔希千百事之榮,不如免一事之丑。

落落者,難合亦難分﹔欣欣者,易親亦易散。

是以君子寧以剛方見憚,毋以媚悅取容。

意氣與天下相期,如春風之鼓暢庶類,不宜存半點隔閡之形﹔

肝膽與天下相照,似秋月之洞徹群品,不可作一毫曖昧之狀。

仕途雖赫奕,常思林下的風味,則權且之念自輕﹔

世途雖紛華,常思泉下的光景,則利欲之心自淡。

鴻未至先援弓,兔已亡再呼矢,總非當機作用﹔

風息時休起浪,岸到處便離船,才是了手工夫。

從熱鬧場中出几句清冷言語,便掃除無限殺機﹔

向寒微路上用一點赤熱心腸,自培植許多生意。

隨緣便是遣緣,似舞蝶與飛花共適﹔順事自然無事,若滿月偕盂水同圓。

淡泊之守,須從濃艷場中試來﹔鎮定之操,還向紛紜境上勘過。

不然操持未定,應用未圓,恐一臨機登壇,而上品禪師又成一下品俗士矣。

廉所以戒貪。我果不貪,又何必標一廉名,以來貪夫之側目。讓所以戒爭。

我果不爭,又何必立一讓的,以致暴客之彎弓。

無事常如有事時,提防才可以彌意外之變﹔有事常如無事時,鎮定方可以消局中之危。

處世而欲人感恩,便為斂怨之道﹔遇事而為人除害,即是導利之機。

持身如泰山九鼎凝然不動,則愆尤自少﹔應事若流水落花悠然而逝,則趣味常多。

君子嚴如介石而畏其難親,鮮不以明珠為怪物而起按劍之心﹔

小人滑如脂膏而喜其易合,鮮不以毒螫為甘飴而縱染指之欲。

遇事只一味鎮定從容,縱紛若亂絲,終當就緒﹔

待人無半毫矯偽欺隱,雖狡如山鬼,亦自獻誠。

肝腸煦若春風,雖囊乏一文,還憐煢獨﹔氣骨清如秋水,縱家徒四壁,終傲王公。

討了人事的便宜,必受天道的虧﹔貪了世味的滋益,必招性分的損。

涉世者宜蕃擇之,慎毋貪黃雀而墜深井,舍隋珠而彈飛禽也。

費千金而結納賢豪,孰若傾半瓢之粟,以濟飢餓之人﹔

構千楹而招來賓客,孰若葺數椽之茅,以庇孤寒之士。

解斗者助之以威,則怒氣自平﹔懲貪者濟之以欲,則利心反淡。

所謂因其勢而利導之,亦救時應變一權宜法也。

市恩不如報德之為厚。雪忿不若忍恥為高。要譽不如逃名之為適。

矯情不若直節之為真。

救既敗之事者,如馭臨崖之馬,休輕策一鞭﹔

圖垂成之功者,如挽上灘之舟,莫少停一棹。

先達笑彈冠,休向侯門輕曳裾﹔相知猶按劍,莫從世路暗投珠。

楊修之軀見殺于曹操,以露己之長也﹔韋誕之墓見伐于鐘繇,以秘己之美也。

故哲士多匿采以韜光,至人常遜美而公善。

少年的人,不患其不奮迅,常患畚迅而成鹵莽,故當抑其躁心﹔

老成的人,不患其不持重,常患以持重而成退縮,故當振其惰氣。

望重縉紳,怎似寒微之頌德。朋來海宇,何如骨肉之孚心。

舌存常見齒亡,剛強終不勝柔弱﹔戶朽未聞樞蠹,偏執豈能及圓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