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第四回	廢漢帝陳留踐位  謀董賊孟德獻刀
 
     且說董卓欲殺袁紹,李儒止之曰:“事未可定,不可妄殺。”袁紹手提寶劍,辭別百官
 而出,懸節東門,奔冀州去了。卓謂太傅袁隗曰:“汝侄無禮,吾看汝面,姑恕之。廢立之
 事若何?”隗曰:“太尉所見是也。”卓曰:“敢有阻大議者,以軍法從事!”群臣震恐,
 皆云一聽尊命。宴罷,卓問侍中周毖、校尉伍瓊曰:“袁紹此去若何?”周毖曰:“袁紹忿
 忿而去,若購之急,勢必為變。且袁氏樹恩四世,門生故吏遍于天下﹔倘收豪杰以聚徒眾,
 英雄因之而起,山東非公有也。不如赦之,拜為一郡守,則紹喜于免罪,必無患矣。”伍瓊
 曰:“袁紹好謀無斷,不足為慮﹔誠不若加之一郡守,以收民心。”卓從之,即日差人拜紹
 為渤海太守。
 
     九月朔,請帝升嘉德殿,大會文武。卓拔劍在手,對眾曰:“天子暗弱,不足以君天
 下。今有策文一道,宜為宣讀。”乃命李儒讀策曰:“孝靈皇帝,早棄臣民﹔皇帝承嗣,海
 內側望。而帝天資輕佻,威儀不恪,居喪慢惰:否德既彰,有忝大位。皇太后教無母儀,統
 政荒亂。永樂太后暴崩,眾論惑焉。三綱之道,天地之紀,毋乃有闕?陳留王協,圣德偉
 懋,規矩肅然﹔居喪哀戚,言不以邪﹔休聲美譽,天下所聞,宜承洪業,為萬世統。茲廢皇
 帝為弘農王,皇太后還政,請奉陳留王為皇帝,應天順人,以慰生靈之望。”李儒讀策畢,
 卓叱左右扶帝下殿,解其璽綬,北面長跪,稱臣聽命。又呼太后去服候敕。帝后皆號哭,群
 臣無不悲慘。
 
     階下一大臣,憤怒高叫曰:“賊臣董卓,敢為欺天之謀,吾當以頸血濺之!”揮手中象
 簡,直擊董卓。卓大怒,喝武士拿下:乃尚書丁管也。卓命牽出斬之。管罵不絕口,至死神
 色不變。后人有詩嘆之曰:“董賊潛怀廢立圖,漢家宗社委丘墟。滿朝臣宰皆囊括,惟有丁
 公是丈夫。”
 
     卓請陳留王登殿。群臣朝賀畢,卓命扶何太后并弘農王及帝妃唐氏永安宮閒住,封鎖宮
 門,禁群臣無得擅入。可怜少帝四月登基,至九月即被廢。卓所立陳留王協,表字伯和,靈
 帝中子,即獻帝也﹔時年九歲。改元初平。董卓為相國,贊拜不名,入朝不趨,劍履上殿,
 威福莫比。
 
     李儒勸卓擢用名流,以收人望,因荐蔡邕之才。卓命徵之,邕不赴。卓怒,使人謂邕
 曰:“如不來,當滅汝族。”邕懼,衹得應命而至。卓見邕大喜,一月三遷其官,拜為侍
 中,甚見親厚。
 
     卻說少帝与何太后、唐妃困于永安宮中,衣服飲食,漸漸少缺﹔少帝淚不曾干。一日,
 偶見雙燕飛于庭中,遂吟詩一首。詩曰:“嫩草綠凝煙,裊裊雙飛燕。洛水一條青,陌上人
 稱羡。遠望碧云深,是吾舊宮殿。何人仗忠義,泄我心中怨!”董卓時常使人探聽。是日獲
 得此詩,來呈董卓。卓曰:“怨望作詩,殺之有名矣。”遂命李儒帶武士十人,入宮弒帝。
 帝与后、妃正在樓上,宮女報李儒至,帝大惊。儒以鴆酒奉帝,帝問何故。儒曰:“春日融
 和,董相國特上壽酒。”太后曰:“既云壽酒,汝可先飲。”儒怒曰:“汝不飲耶?”呼左
 右持短刀白練于前曰:“壽酒不飲,可領此二物!”唐妃跪告曰:“妾身代帝飲酒,愿公存
 母子性命。”儒叱曰:“汝何人,可代王死?”乃舉酒与何太后曰:“汝可先飲?”后大罵
 何進無謀,引賊入京,致有今日之禍。儒催逼帝,帝曰:“容我与太后作別。”乃大慟而作
 歌,其歌曰:“天地易兮日月翻,棄萬乘兮退守藩。為臣逼兮命不久,大勢去兮空淚潸!”
 唐妃亦作歌曰:“皇天將崩兮后土頹,身為帝姬兮命不隨。生死异路兮從此畢,奈何煢速兮
 心中悲!”歌罷,相抱而哭,李儒叱曰:“相國立等回報,汝等俄延,望誰救耶?”太后大
 罵:“董賊逼我母子,皇天不佑!汝等助惡,必當滅族!”儒大怒,雙手扯住太后,直攛下
 樓﹔叱武士絞死唐妃﹔以鴆酒灌殺少帝。
 
     還報董卓,卓命葬于城外。自此每夜入宮,奸淫宮女,夜宿龍床。嘗引軍出城,行到陽
 城地方,時當二月,村民社賽,男女皆集。卓命軍士圍住,盡皆殺之,掠婦女財物,裝載車
 上,懸頭千余顆于車下,連軫還都,揚言殺賊大胜而回﹔于城門外焚燒人頭,以婦女財物分
 散眾軍。越騎校尉伍孚,字德瑜,見卓殘暴,憤恨不平,嘗于朝服內披小鎧,藏短刀,欲伺
 便殺卓。一日,卓入朝,孚迎至閣下,拔刀直刺卓。卓气力大,兩手摳住﹔呂布便入,揪倒
 伍孚。卓問曰:“誰教汝反?”孚瞪目大喝曰:“汝非吾君,吾非汝臣,何反之有?汝罪惡
 盈天,人人愿得而誅之!吾恨不車裂汝以謝天下!”卓大怒,命牽出剖剮之。孚至死罵不絕
 口。后人有詩贊之曰:“漢末忠臣說伍孚,沖天豪气世間無。朝堂殺賊名猶在,萬古堪稱大
 丈夫!”董卓自此出入常帶甲士護衛。
 
     時袁紹在渤海,聞知董卓弄權,乃差人↓密書來見王允。書略曰:“卓賊欺天廢主,人
 不忍言﹔而公恣其跋扈,如不聽聞,豈報國效忠之臣哉?紹今集兵練卒,欲掃清王室,未敢
 輕動。公若有心,當乘間圖之。如有驅使,即當奉命。”王允得書,尋思無計。一日,于侍
 班閣子內見舊臣俱在,允曰:“今日老夫賤降,晚間敢屈眾位到舍小酌。”眾官皆曰:“必
 來祝壽。”當晚王允設宴后堂,公卿皆至。酒行數巡,王允忽然掩面大哭。眾官惊問曰:
 “司徒貴誕,何故發悲?”允曰:“今日并非賤降,因欲与眾位一敘,恐董卓見疑,故托言
 耳。董卓欺主弄權,社稷旦夕難保。想高皇誅秦滅楚,奄有天下﹔誰想傳至今日,乃喪于董
 卓之手:此吾所以哭也。”于是眾官皆哭。坐中一人撫掌大笑曰:“滿朝公卿,夜哭到明,
 明哭到夜,還能哭死董卓否?”允視之,乃驍騎校尉曹操也。允怒曰:“汝祖宗亦食祿漢
 朝,今不思報國而反笑耶?”操曰:“吾非笑別事,笑眾位無一計殺董卓耳。操雖不才,愿
 即斷董卓頭,懸之都門,以謝天下。”允避席問曰:“孟德有何高見?”操曰:“近日操屈
 身以事卓者,實欲乘間圖之耳。今卓頗信操,操因得時近卓。聞司徒有七寶刀一口,愿借与
 操入相府刺殺之,雖死不恨!”允曰:“孟德果有是心,天下幸甚!”遂親自酌酒奉操。操
 瀝酒設誓,允隨取寶刀与之。操藏刀,飲酒畢,即起身辭別眾官而去。眾官又坐了一回,亦
 俱散訖。
 
     次日,曹操佩著寶刀,來至相府,問:“丞相何在?”從人云:“在小閣中。”操徑
 入。見董卓坐于床上,呂布侍立于側。卓曰:“孟德來何遲?”操曰:“馬羸行遲耳。”卓
 顧謂布曰:“吾有西涼進來好馬,奉先可親去揀一騎賜与孟德。”布領令而出。操暗忖曰:
 “此賊合死!”即欲拔刀刺之,懼卓力大,未敢輕動。卓胖大不耐久坐,遂倒身而臥,轉面
 向內。操又思曰:“此賊當休矣!”急掣寶刀在手,恰待要刺,不想董卓仰面看衣鏡中,照
 見曹操在背后拔刀,急回身問曰:“孟德何為?”時呂布已牽馬至閣外。操惶遽,乃持刀跪
 下曰:“操有寶刀一口,獻上恩相。”卓接視之,見其刀長尺余,七寶嵌飾,极其鋒利,果
 寶刀也﹔遂遞与呂布收了。操解鞘付布。卓引操出閣看馬,操謝曰:“愿借試一騎。”卓就
 教与鞍轡。操牽馬出相府,加鞭望東南而去。
 
     布對卓曰:“适來曹操似有行刺之狀,及被喝破,故推獻刀。”卓曰:“吾亦疑之。”
 正說話間,适李儒至,卓以其事告之。儒曰:“操無妻小在京,衹獨居寓所。今差人往召,
 如彼無疑而便來,則是獻刀﹔如推托不來,則必是行刺,便可擒而問也。”卓然其說,即差
 獄卒四人往喚操。去了良久,回報曰:“操不曾回寓,乘馬飛出東門。門吏問之,操曰‘丞
 相差我有緊急公事’,縱馬而去矣。”儒曰:“操賊心虛逃竄,行刺無疑矣。”卓大怒曰:
 “我如此重用,反欲害我!”儒曰:“此必有同謀者,待拿住曹操便可知矣。”卓遂令遍行
 文書,畫影圖形,捉拿曹操:擒獻者,賞千金,封萬戶侯﹔窩藏者同罪。
 
     且說曹操逃出城外,飛奔譙郡。路經中牟縣,為守關軍士所獲,擒見縣令。操言:“我
 是客商,覆姓皇甫。”縣令熟視曹操,沉吟半晌,乃曰:“吾前在洛陽求官時,曾認得汝是
 曹操,如何隱諱!且把來監下,明日解去京師請賞。”把關軍士賜以酒食而去。至夜分,縣
 令喚親隨人暗地取出曹操,直至后院中審究﹔問曰:“我聞丞相待汝不薄,何故自取其
 禍?”操曰:“燕雀安知鴻鵠志哉!汝既拿住我,便當解去請賞。何必多問!”縣令屏退左
 右,謂操曰:“汝休小覷我。我非俗吏,奈未遇其主耳。”操曰:“吾祖宗世食漢祿,若不
 思報國,与禽獸何异?吾屈身事卓者,欲乘間圖之,為國除害耳。今事不成,乃天意也!”
 縣令曰:“孟德此行,將欲何往?”操曰:“吾將歸鄉里,發矯詔,召天下諸侯興兵共誅董
 卓:吾之愿也。”縣令聞言,乃親釋其縛,扶之上坐,再拜曰:“公真天下忠義之士也!”
 曹操亦拜,問縣令姓名。縣令曰:“吾姓陳,名宮,字公台。老母妻子,皆在東郡。今感公
 忠義,愿棄一官,從公而逃。”操甚喜。是夜陳宮收拾盤費,与曹操更衣易服,各背劍一
 口,乘馬投故鄉來。
 
     行了三日,至成皋地方,天色向晚。操以鞭指林深處謂宮曰:“此間有一人姓呂,名伯
 奢,是吾父結義弟兄﹔就往問家中消息,覓一宿,如何?”宮曰:“最好。”二人至庄前下
 馬,入見伯奢。奢曰:“我聞朝廷遍行文書,捉汝甚急,汝父已避陳留去了。汝如何得至
 此?”操告以前事,曰:“若非陳縣令,已粉骨碎身矣。”伯奢拜陳宮曰:“小侄若非使
 君,曹氏滅門矣。使君寬怀安坐,今晚便可下榻草舍。”說罷,即起身入內。良久乃出,謂
 陳宮曰:“老夫家無好酒,容往西村沽一樽來相待。”言訖,匆匆上驢而去。
 
     操与宮坐久,忽聞庄后有磨刀之聲。操曰:“呂伯奢非吾至親,此去可疑,當竊聽
 之。”二人潛步入草堂后,但聞人語曰:“縛而殺之,何如?”操曰:“是矣!今若不先下
 手,必遭擒獲。”遂与宮拔劍直入,不問男女,皆殺之,一連殺死八口。搜至廚下,卻見縛
 一豬欲殺。宮曰:“孟德心多,誤殺好人矣!”急出庄上馬而行。行不到二里,衹見伯奢驢
 鞍前↓懸酒二瓶,手攜果菜而來,叫曰:“賢侄与使君何故便去?”操曰:“被罪之人,不
 敢久住。”伯奢曰:“吾已分付家人宰一豬相款,賢侄、使君何憎一宿?速請轉騎。”操不
 顧,策馬便行。行不數步,忽拔劍复回,叫伯奢曰:“此來者何人?”伯奢回頭看時,操揮
 劍砍伯奢于驢下。宮大惊曰:“适才誤耳,今何為也?”操曰:“伯奢到家,見殺死多人,
 安肯干休?若率眾來追,必遭其禍矣。”宮曰:“知而故殺,大不義也!”操曰:“宁教我
 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陳宮默然。
 
     當夜,行數里,月明中敲幵客店門投宿。喂飽了馬,曹操先睡。陳宮尋思:“我將謂曹
 操是好人,棄官跟他﹔原來是個狼心之徒!今日留之,必為后患。”便欲拔劍來殺曹操。正
 是:設心狠毒非良士,操卓原來一路人。畢竟曹操性命如何,且聽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