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后记

    老李说:“难为我乘直升飞机赶进来。”
    我很平静地躺在大酒店的泳池边晒太阳。
    他递冻茶给我。
    我说:“谢谢。”
    “一切完满解决。”
    “是的。”
    “象一篇小说般,所有的坏女孩改邪归正,老人家得偿所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老李挥舞着双手。
    我莞尔,“你我却是多余的角色。”
    “咱们是龙套。”
    我说:“充其量是红娘。”
    “你要不要找所新房子?”老李问。
    “我娘来了,”我说:“要押我回纽约呢,我要陪她住酒店,不过我会努力抵抗,
我过不惯外国生活,我会留下来住宿舍。”
    老李凝视我,“你心愿达成有什么感觉?”
    “我?”我反问。
    “一切尽在不言中?”
    “今日是季大夫与姜姑娘结婚大喜日子。”
    “去不去?”
    “送了礼,我要陪父母妹妹,哪里走得开。”
    “怕尴尬?”
    “你知我一向是老派人。”
    “老派人也穿起泳衣来晒太阳。”
    “没法子,被妹妹糟塌,说我白得似猪皮。”
    “令妹真风趣。”
    我说:“你们俩应当投机。”
    “把不钟意的男人派司出去,心头就痛快了。”
    我笑。
    过一会儿我说:“你没看过那婴儿吧。”
    “没有。”
    “满月了,我到陈家去瞧过他,整个人象团粉,我用手指逗他,他来吃我的手,可
爱得令人不置信,一见那张小面孔,整个人会酥倒,两老有了他,起码活到一百岁。”
    “生命的魅力,不然人类怎么会有勇气,一代传一代挣扎下去。”
    “而且象足小山。”
    “是吗?”老李诧异,“你真相信?”
    “一个印于印出来,不由你不信,小山左脚尾两趾有皮肤相联,这孩子也—样,再
也没有疑问。”
    老李张大了嘴。
    “银女决定找小生意做,司徒会得帮她,三妹与小的两个孩在九月后开学,只有二
妹仍然留恋的士可,心态矛盾。”我说:“社会千疮百孔,生活支离破碎,没有多少人
可以修成正果。”
    “凭你对陈小山的爱上——”老李说不下去。
    我静默。
    我挺不喜欢人家拿这个来做话题,但是老李不是普通人,老李是真正的朋友。
    我运气好,身边总有个人为我赴汤蹈火。
    无忧上来泳池。
    “老李!你在这里穷耙干什么,告诉你,季大夫就是你前车之辙,耙得老了,只好
随便拣一个女的结婚算数。”大笑。
    我同老李说:“看,同你是一对活宝。”
    老李摇头苦笑。
    “去看场电影?”无忧过来同他挤眉弄眼。
    老李不出声。
    “要不去逛古玩店。姐姐信不信由你,店主硬说那只掐丝珐琅缠技蕃莲瓶是十六世
纪的。”
    我说:“我不喜欢珐琅,总觉得只有痰盂是珐琅做的。”
    老李笑。
    “还有一张郑板桥的画,上面题词:山多兰草却无芝,何处寻来问画师,总要向君
心上觅,自家培养自家知。”
    老李喃喃说:“总要向君心上觅,自家培养自家知。”
    “来,去看戏吧。”
    老李向我歉意的一笑,跟着无忧去了。
    后后记恢复上班的时候,我的一年假期并没有终结。
    长期耙在家中,非常不惯,决定销假。
    因而想买一些新的行头。
    时装店的售货员睁大眼睛,“十月了,还买夏装?”
    “这里又不是欧洲,十月不穿夏装穿什么?冬装?”我反问。
    “可是小姐,”她非常歉意,“夏装在大减价期间全部沽清。”
    “你们几时减的价?”
    “七月。”
    神经病。
    我走出时装店时想,搅什么鬼,我真落伍了,以前我帮衬的店家,高贵得永不减价。
    回到医院第一天,我穿着上一季的旧衣,季康热烈欢迎我。
    “对了,”他说:“我来介绍你认识,这位新同事是来替慕容的,刘品华,过来一
下!”
    刘转头过来,与我一照脸,我就呆住了。
    天下竟有这般英俊潇洒人物。
    我的面孔忽然之间涨红,急急看向别处。
    他伸出手来,与我相握。
    我的眼光自然而然落在他手上:没有指环。
    心莫名其妙扑扑的跳起来。
    啊小山,可以做的都已做妥,请祝福我新生活开始。
    刘品华笑说:“听说林医生是哈佛医科院高材生。”
    我笑:“一毕业全成高材生,过得海便是神仙……”

 

[index.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