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文藝好像射獵的女神
 我是勇猛的獅子
 在我逾山越嶺
 尋覓前途的時後
 她---當胸一劍
 在她躊躇滿志的笑聲
 我從萬丈的懸崖上
 篠然奔墬於
 她光滑輕軟的羅網之中
 我是溫善的羔羊
 甘泉潺潺的流者
 青草遍地的長者;
 她慈怜的眼光俯視者,
 我恬靜無聲地 
 俯伏在她杖竿之下。
 我是忠誠的舟子,
 寄一葉的生涯于
 她起伏不定的波濤之上
 她的笑面引導了我的前途
 她的怒?指示了我的歸路。
 我是勤慎的園丁。 
 她的精神由我謢持,
 她的心言我虛心聽取;
 深夜——清晨
 為她?關心者梧情的風雨。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所言止此:
“為主為奴相終始!” 
 
 珨嬝媼爛堎坋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