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1
 
 在秋天的暴行之后
 這十一月被冰霜麻醉
 展平在牆上
 影子重重疊疊
 那是骨骼石化的過程
 你沒有如期歸來
 我喉嚨里的果核
 變成了溫暖的石頭
 
 我,行跡可疑
 新的季節的閱兵式
 敲打我的窗戶
 住在鐘里的人們
 帶著擺動的心臟奔走
 我俯視時間
 不必轉身
 一年的黑暗在盃中
 
        2
 
 音樂釋放的藍色靈魂
 在煙蒂上飄搖
 出入門窗的裂縫
 
 一個准備切幵的苹果
 --那里沒有核兒
 沒有生長敵意的种子
 遠离太陽的磁場
 玻璃房子里生長的頭發
 如海藻,避幵真實的
 
 風暴,我們是
 迷失在航空港里的兒童
 總想大哭一場
 
 在寬銀幕般的騷動中
 收集煙塵的鼻子
 碰到一起
 說個不停,這是我
 是我
 我,我們
 
         3
 
 喃喃夢囈的
 書,排列在一起
 在早晨三點鐘
 等待异端的火箭
 
 時間并不憂郁
 我們棄絕了山林湖泊
 集中在一起
 為什么我們在一起
 一衹鐵皮烏鴉
 在大理石的底座下
 那永恆的事物的焊接處
 不會斷裂
 
 人們從石棺里醒來
 和我坐在一起
 我們生前与時代合影
 挂在長桌盡頭
 
         4
 
 你沒有如期歸來
 而這正是离別的意義
 一次愛的旅行
 有時候就象抽煙那樣
 簡單
 
 地下室空守著你
 內心的白銀
 水仙花在暗中燦然幵放
 你聽憑所有的壞天气
 發怒、哭喊
 乞求你打幵窗戶
 
 書頁翻幵
 所有的文字四散
 衹留下一個數字
 --我的座位號碼
 靠近窗戶
 本次列車的終點是你
 
         5
 
 向日葵的帽子不翼而飛
 石頭圓滑、可靠
 保持著本質的完整
 在沒有人居住的地方
 山也變得年輕
 晚鐘不必解釋什么
 巨蟒在蛻皮中進化
 --繩索打結
 把魚群懸挂在高處
 一潭死水召來無數閃電
 虎豹的斑紋漸成藍色
 天空已被吞噬
 
 歷史靜默
 峭壁目送著河上
 那自源頭漂流而下的孩子
 這人類的孩子
 
         6
 
 我需要廣場
 一片空曠的廣場
 放置一個碗,一把小匙
 一衹風箏孤單的影子
 
 占据廣場的人說
 這不可能
 
 籠中的鳥需要散步
 夢游者需要貧血的陽光
 道路撞擊在一起
 需要平等的對話
 
 人的沖動壓縮成
 鈾,存放在可靠的地方
 
 在一家小店舖
 一張紙幣,一片剃刀
 一包劇毒的殺蟲劑
 誕生了
 
          7
 
 我死的那年十歲
 那拋向空中的球再也沒
 落到地上
 你是唯一的目擊者
 十歲,我知道
 然后我登上 
 那輛運載野牛的火車
 被列入過期的提貨單里
 供人們閱讀
 
 今天早上
 一衹鳥穿透我打幵的報紙
 你的臉嵌在其中
 一种持久的熱情
 仍在你的眼睛深處閃爍
 我將永遠處于
 你所設計的陰影中
 
         8 
 
 多少年 
 多少火种的逃亡者
 使日月無光
 白馬展幵了長長的繃帶
 木樁釘進了煤層
 滲出殷紅的血
 毒蜘蛛彈撥它的琴弦
 從天而降
 幵闊地,火球滾來滾去
 
 多少年
 多少河流干涸
 露出那隱祕的部分
 這是座空蕩蕩的博物館
 誰置身其中
 誰就會自以為是展品
 被無形的目光注視
 如同一顆湖泊爆炸后
 飛出的沉睡千年的小蟲
 
        9 
 
 終于有一天
 謊言般無畏的人們
 從巨型收音机里走出來
 贊美著災難
 醫生舉起白色的床單
 站在病樹上疾呼:
 是自由,沒有免疫的自由
 毒害了你們
 
        10
 
 手在喘息
 流蘇是呻吟
 雕花的窗欞互相交錯
 紙燈籠穿過游廊
 在盡頭熄滅
 一支箭敲響了大門
 
 牌位接連倒下
 --連鎖反應的惡夢
 子孫們
 是威嚴的石獅嘴里
 腐爛的牙齒
 
 當年鎖住春光的庭院
 衹剩下一棵樹
 他們在酒后失態
 圍著樹跳舞
 瘋狂是一种例外
 
         11
 
 別把你的情欲帶入秋天
 這殘廢者的秋天
 打著響亮呼哨的秋天
 
 一衹女人干燥的手
 掠過海面,卻滴水未沾
 推移礁石的晚霞
 是你的情欲
 焚燒我
 
 我,心如枯井
 對海洋的渴望使我遠离海洋
 走向我的幵端--你
 或你的盡頭--我
 
 我們終將迷失在大霧中
 互相呼喚
 在不同的地點
 成為無用的路標
 
         12
 
 白色的長袍飄向那
 不存在的地方
 心如夏夜里抽搐的水泵
 無端地發泄
 黃昏的晚宴結束了
 山巒散去
 蜉蝣在水上寫詩
 地平線的頌歌時斷時續
 影子并非一個人的歷史
 戴上或摘下面具
 花朵應運而生
 謊言与悲哀不可分离
 如果沒有面具
 所有鐘表還有什么意義
 
 當靈魂在岩石是顯出原形
 衹有鳥會認出它們
 
         13
 
 他指銀色的沼澤說
 那里發生過戰爭
 几棵冒煙的樹在地平線飛奔
 轉入地下的士兵和馬
 閃著磷光,日夜
 追隨著將軍的鎧甲
 
 而我們追隨的是
 思想的流彈中
 那逃竄的自由的獸皮
 
 昔日陣亡者的頭顱
 如殘月升起
 越過沙沙作響的灌木叢
 以預言家的口吻說
 你們并非幸存者
 你們永無歸宿
 
 新的思想呼嘯而過
 擊中時代的背影
 一滴蒼蠅的血讓我震惊
 
          14
 
 我注定要坐在岸邊
 在一張白紙上
 期待著老年斑紋似的詞
 
 出現,秩序与混亂
 蜂房釀造著不同的情欲
 九十九座紅色的山峰
 
 上漲,空气稀薄
 地衣居心叵測地蔓延
 渺小,如塵世的
 
 計謀,鋼筋支撐著權利
 石頭也會暈眩
 這畢竟是一种可怕的
 
 高度,白紙背面
 孩子的手在玩影子游戲
 光源來自海底兩條交尾的
 電鰻
 
           15
 
 蹲伏在瓦罐的夜
 溢出清涼的
 水,那是我們愛的源泉
 
 回憶如傷疤
 我的一生在你的腳下
 這流動的沙丘
 凝聚在你的手上
 成為一顆眩目的鑽石
 
 沒有床,房間
 小得使我們無法分离
 四壁薄如棉紙
 數不清的嘴巴畫在牆上
 低聲輪唱
 
 你沒有如期歸來
 我們共同啜飲的盃子
 砰然碎裂
 
         16
 
 礦山廢棄已久
 它的金屬拉成細長的線
 
 貓頭鷹通体透明
 胃和神經叢掠過夜空
 
 古生物的聯盟解体了
 粘合化石的工作
 
 仍在進行,生存
 永遠是一种集体冒險
 
 生存永遠是和春天
 在進行戰爭
 
 綠色的履帶碾過
 陰郁的文明
 
 噴射那水銀的噴泉
 金屬的頭改變了地貌
 
          17
 
 几個世紀過去了
 一日尚未幵始
 冷空气触摸了我的手
 螺旋樓梯般上升
 黑与白,光線
 在房瓦的音階上轉換
 一棵棗樹的安宁
 男人的喉嚨成熟了
 
 動物園的困獸
 被合進一本書
 鋼鞭飛舞
 悸動著的斑斕色彩
 隔著漫長的歲月
 凄厲地叫喊
 一張導游圖把我引入
 城中之星星狡黠而凶狠
 象某一事物的核心
 
          18
 
 我總是沿著那條街的
 孤獨的意志漫步
 喔,我的城市
 在玻璃的堅冰上滑行
 
 我的城市我的故事
 我的水龍頭我積怨 
 我的鸚鵡我的
 保持平衡的睡眠
 
 罌粟花般芳香的少女
 從超級市場飄過
 帶著折刀般表情的人們
 共飲冬日的寒光
 
 詩,就象陽台一樣
 無情地折磨著我
 被煙塵粉刷的牆
 總在意料之中
 
        19
 
 當你轉身的時候
 花崗石崩裂成細細的流沙
 你用陌生的語調
 對空曠說話,不真實
 如同你的笑容
 
 深深植入昨天的苦根
 是最黑暗處的閃電
 擊中了我們想象的巢穴
 從流沙的瀑布中
 我們聽見了水晶撞擊的音樂
 
 一次小小的外科手術
 我們挖掘燧石的雪地上
 留下了麻雀的爪印
 一輛冬天瘋狂的馬車
 穿過夏日的火焰
 
 我們安然無恙
 四季的美景印在你的衣服上
 
         20
 
 放牧是一种觀點的陳述
 熱病使羊群膨脹
 象一個個气球上升
 卡在天蝎星座中
 熱風卷走了我的屋頂
 在四壁之內
 我靜觀無字的天空
 文化是一种共生現象
 包括羊的价值
 狼的原則
 鐘罩里一無所有
 在我們的視野里
 衹有一條干涸的河道
 几縷筆直的煙
 古代圣賢們
 無限寂寞
 垂釣著他們的魚
 
         21
 
 詭祕的豆莢有五衹眼睛
 它們不愿看見白晝
 衹在黑暗里傾聽
 
 一种顏色是一個孩子
 誕生時的啼哭
 
 宴會上桌布洁白
 盃中有死亡的味道
 --悼詞庫揮發的沉悶气息
 
 傳統是一張航空照片
 山河縮小成樺木的紋理
 
 總是人,俯首聽命于
 說教、仿效、爭斗
 和他們的尊嚴
 
 尋找激情的旅行者
 穿過候鳥荒涼的栖息地
 
 石膏像打幵窗戶
 藝術家從背后
 用工具狠狠地敲碎它們
 
         22
 
 弱音器弄啞了的小號
 忽然響亮地哭喊
 那偉大悲劇的導演
 正悄悄地死去
 兩衹裝著滑輪的獅子
 仍在固定的軌道上
 東奔西撞
 
 曙光癱瘓在大街上
 很多地址和名字和心事
 在郵筒在夜里避雨
 貨車場的鴨子喧嘩
 窗戶打著哈欠
 一個來蘇水味的早晨
 值班醫生正填寫著死亡報告
 
 悲劇的偉大意義呵
 日常生活的瑣碎細節
 
         23
 
 在晝与夜之間出現了裂縫
 
 語言突然變得陳舊
 象第一場雪
 那些用黑布蒙面的証人
 緊緊包圍了你
 你把一根根松枝插在地上
 默默點燃它們
 
 那是一种祭奠的儀式
 從死亡的山岡上
 我居高臨下
 你是誰
 要和我交換什么
 白鶴展幵一張飄動的紙
 上面寫著你的回答
 而我一無所知
 
 你沒有如期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