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呆子,絮語               


    深 秋 , 給 人 肅 殺 的 氣 氛 。 看 一 片 片 枯 葉 從 禿 椏 間 淒 然 的 落 下 , 感 到 前 所 末 有 的 悲 慘 、 悽 楚 。

× × × × × × × × × ×

    「 偉 , 我 們 … … 算 了 吧 。 」 靈 說 。
    「 什 麼 ? 什 麼 算 了 ? 」 我 問 。
    「 告 訴 你 , 我 們 完 了 , 現 在 我 正 式 向 你 提 出 分 手 。 記 , 我 不 曾 愛 過 你 , 你 少 把 時 間 浪 費 在 我 身 上 。 」 靈 說 。
    「 好 , 是 你 自 己 說 分 手 的 , 可 不 要 後 悔 ! 」 我 怒 說 。
    「 那 麼 , 再 見 , 以 後 各 走 各 路 。 」 靈 說 。

    她 走 了 , 有 那 種 只 揮 一 揮 衣 袖 的 感 覺 , 彷 彿 在 告 訴 全 世 界 她 沒 有 遺 下 什 麼 , 也 沒 有 帶 走 什 麼 似 的 。 但 , 我 想 說 , 她 帶 走 了 我 的 心 , 我 的 靈 魂 , 只 把 軀 殼 交 還 給 我 。 很 遺 憾 , 此 刻 , 我 不 想 擁 有 那 殘 餘 的 軀 殼 , 唯 一 想 做 的 , 只 是 咀 咒 她 。 我 不 甘 心 , 為 何 真 心 相 愛 , 最 終 的 結 果 會 是 分 手 ? 我 敢 發 誓 , 我 是 真 心 愛 她 。 只 怪 , 她 毫 不 領 情 。 我 恨 她 。

    那 夜 , 我 整 晚 在 酒 吧 喝 酒 。 看 桌 上 的 十 一 個 空 酒 樽 , 我 仍 然 頭 腦 清 醒 。 事 情 往 往 是 這 樣 , 越 想 酒 醉 卻 越 見 清 醒 , 越 想 天 長 地 久 卻 越 快 走 到 分 離 的 終 站 。 可 能 這 就 是 「 上 天 巧 妙 的 安 排 」 吧 ? 我 拿 第 十 二 個 酒 樽 , 靜 靜 的 喝 起 來 。 最 後 , 我 醉 了 。 我 做 了 一 個 夢 , 夢 裡 看 到 靈 , 她 依 然 很 美 , 但 眉 宇 間 多 了 一 份 愁 思 , 眼 神 裡 多 了 一 絲 憂 鬱 , 豐 潤 的 嘴 唇 也 變 得 乾 臊 , 臉 色 蒼 白 , 整 個 人 都 很 憔 悴 , 有 一 種 蒼 老 的 感 覺 。 我 的 心 沉 下 去 了 。 「 那 麼 , 再 見 , 以 後 各 走 各 路 。 」 她 這 句 話 把 我 從 憐 惜 裡 喚 醒 。 「 對 , 她 說 得 對 , 她 的 一 切 已 與 我 毫 無 關 係 了 。 」 我 心 想 。 我 看 到 她 像 在 對 我 說 什 麼 似 的 , 可 惜 距 離 太 遠 了 , 我 什 麼 都 聽 不 到 。 她 哭 了 , 哭 得 很 傷 心 , 我 想 上 前 安 慰 她 , 但 , 理 智 告 訴 我 不 應 該 這 樣 做 。 哭 過 後 , 她 無 聲 地 倒 下 去 , 躺 在 地 上 。 「 什 麼 ? 這 是 什 麼 ? 直 覺 告 訴 我 她 不 是 睡 了 , 她 可 是 … … 可 是 … … 」 我 不 敢 再 作 任 何 猜 測 , 只 不 顧 一 切 地 向 她 撲 過 去 。 走 、 走 , 她 消 失 了 。 「 靈 , 靈 , 不 要 走 ! 你 有 哪 裡 ? 你 有 哪 裡 ? 」 我 發 狂 地 問 。 四 週 很 靜 , 我 只 聽 到 自 己 的 回 音 。 「 靈 , 回 答 我 好 嗎 ? 你 究 竟 在 哪 裡 ? 」 我 再 問 。 這 次 , 聽 到 一 把 哭 音 , 雖 是 柔 弱 的 , 但 卻 使 人 感 到 無 比 淒 楚 。 「 靈 , 靈 , 你 在 哪 裡 ? 」 我 再 喊 。 這 次 , 我 終 於 看 到 靈 , 我 撲 向 她 , 但 , 她 又 消 失 了 。

    我 醒 來 , 看 看 錶 , 凌 晨 四 時 。 我 發 覺 自 己 睡 了 一 日 一 夜 , 還 發 高 燒 , 混 身 發 燙 , 很 辛 苦 。 急 忙 服 了 退 燒 藥 丸 , 模 模 糊 糊 的 又 睡 了 。 這 次 睡 得 穩 , 再 一 次 醒 來 , 已 是 兩 日 後 的 事 。 燒 全 退 了 , 浪 費 了 三 天 , 工 作 一 定 堆 積 如 山 。

× × × × × × × × × ×

    已 經 分 手 兩 個 月 了 , 本 以 為 會 把 她 忘 記 , 但 , 我 還 是 不 時 夢 見 她 。 每 次 都 做 同 一 個 夢 , 醒 來 全 身 淌 汗 。 「 難 道 我 並 不 惱 她 , 只 是 掛 念 她 ? 」 我 自 己 也 不 知 這 。 但 不 管 怎 樣 , 我 們 始 終 是 分 了 手 , 還 是 忘 記 她 吧 !
這 天 , 從 信 箱 裡 找 到 一 封 信 。 原 來 是 靈 寄 來 的 , 趕 忙 把 它 拆 開 。

偉 :

    好 嗎 ? 近 況 如 何 ? 忙 了 告 訴 你 , 我 是 靈 。 你 大 概 已 把 我 忘 記 吧 ? 不 要 緊 , 請 你 一 直 忘 記 我 , 好 嗎 ?

    當 你 收 到 這 封 信 時 , 我 已 經 … … 已 經 到 了 一 個 很 遙 遠 的 地 方 。 還 記 得 分 手 那 天 , 你 很 憤 怒 , 我 知 道 你 一 定 心 有 不 甘 , 很 憎 恨 我 , 因 為 我 離 你 而 去 , 還 說 了 一 些 不 該 說 的 話 。 對 不 起 ! 我 只 是 想 你 死 心 , 那 時 我 已 經 患 了 末 期 腦 癌 , 醫 生 說 我 頂 多 只 得 一 、 兩 個 月 命 。 沒 有 你 的 日 子 真 的 很 難 受 , 我 無 時 無 刻 都 想 你 , 但 我 並 不 想 連 累 你 , 浪 費 你 的 時 間 在 我 這 個 只 餘 半 條 人 命 的 廢 人 身 上 , 你 沒 有 這 樣 做 的 義 務 。 至 少 , 我 不 想 加 重 你 的 負 擔 。 看 完 這 封 信 後 , 不 要 難 過 。 人 總 要 一 死 , 差 別 只 是 先 與 後 。 努 力 活 , 經 驗 告 訴 我 只 要 生 存 , 總 會 有 希 望 和 機 會 的 。 這 已 是 我 給 你 的 最 後 一 封 信 , 答 應 我 不 要 傷 心 , 好 嗎 ? 雖 然 我 只 是 你 生 命 中 的 一 位 過 客 , 但 我 愛 你 , 真 心 真 意 的 愛 你 。

    永 別 了 , 偉 。

靈 絕 筆


    我 呆 了 , 真 的 完 完 全 全 征 了 。 此 刻 我 沒 有 任 何 知 覺 , 只 懂 呆 呆 的 站 , 腦 袋 空 白 一 片 。 半 o 向 , 我 回 過 神 來 。 我 再 一 次 確 認 她 走 了 , 她 真 的 離 開 了 我 。 我 有 想 吐 的 感 覺 , 腦 袋 又 再 一 次 出 現 空 白 , 眼 睛 是 花 的 , 看 得 不 很 清 楚 。 我 知 道 自 己 快 要 暈 倒 了 。 「 不 ! 我 不 能 ! 」 我 努 力 控 制 自 己 , 迫 使 自 己 接 受 這 個 事 實 , 天 曉 得 這 是 個 世 上 最 殘 酷 的 事 實 。 漸 漸 , 我 清 醒 過 來 , 但 還 是 不 停 的 吐 。 我 之 所 以 吐 , 並 不 是 因 為 覺 得 可 怕 , 只 是 … … 只 是 覺 得 可 悲 ! 我 發 覺 人 其 實 只 是 一 件 很 化 學 的 東 西 , 只 須 要 一 個 字 ─ ─ 「 病 」 , 便 會 使 一 個 人 一 厥 不 振 ; 如 果 再 加 多 一 個 字 ─ ─ 「 癌 」 , 那 個 人 便 必 死 無 礙 。 我 不 禁 要 問 : 「 這 究 竟 是 什 麼 一 回 事 ? 一 個 人 要 走 , 原 因 只 這 麼 簡 單 ? 只 為 了 兩 個 字 ? 」 如 果 真 是 這 樣 , 我 無 話 可 說 。 唯 一 能 做 的 , 只 是 無 奈 一 笑 。 隨 了 收 到 她 的 信 外 , 還 寄 來 了 一 本 日 記 。 很 抱 歉 , 我 做 了 一 件 不 該 做 的 事 。 我 番 開 了 它 , 靜 靜 的 看 起 來 。

× 月 × 日 晴
不 知 怎 的 , 近 日 經 常 頭 痛 , 每 次 都 有 頭 痛 欲 裂 的 感 覺 , 究 竟 是 什 麼 一 回 事 ? 還 是 明 天 去 看 醫 生 吧 !

× 月 × 日 晴
今 天 去 了 看 醫 生 , 還 做 了 全 身 檢 查 , 該 不 會 是 什 麼 嚴 重 問 題 吧 ?

× 月 × 日 陰
早 上 , 診 所 來 電 , 說 出 了 驗 身 報 告 。 醫 生 說 我 患 了 腦 癌 。 什 麼 ? 我 居 然 得 了 這 麼 的 一 個 病 ? 沒 有 可 能 ! 為 什 麼 會 是 我 ? 我 有 想 哭 的 感 覺 。

× 月 × 日 陰
接 受 現 實 後 , 心 情 仍 是 沉 重 的 , 我 還 不 曾 與 偉 說 過 , 叫 我 怎 麼 開 口 呢 ? 我 怕 , 真 的 很 怕 失 去 他 ! 但 , 我 知 道 我 會 有 失 去 他 的 一 天 。

× 月 × 日 雨
下 雨 了 , 昏 暗 的 天 色 給 人 一 種 黯 淡 的 感 覺 。 醫 生 說 , 我 只 餘 下 一 、 兩 個 用 命 。 是 時 候 與 偉 作 個 了 結 吧 ?

× 月 × 日 晴
一 個 晴 朗 的 早 上 , 我 與 偉 提 出 分 手 了 。 他 很 氣 惱 , 看 他 那 副 心 有 不 甘 的 樣 子 , 真 有 點 過 意 不 去 , 有 點 不 捨 得 。 個 , 這 已 是 不 使 他 日 後 傷 心 的 最 好 方 法 了 , 我 還 能 做 些 什 麼 ?

× 月 × 日
躺 在 床 上 已 有 好 幾 天 了 , 不 知 道 今 天 是 什 麼 天 氣 ? 偉 , 知 道 嗎 , 沒 有 你 的 日 子 , 我 真 的 不 知 該 怎 麼 過 , 唯 一 能 做 的 , 只 是 與 病 魔 搏 鬥 。 我 不 奢 望 勝 利 , 只 期 望 能 扭 轉 局 勢 , 稍 佔 上 風 。 每 天 醒 來 , 心 裡 總 是 不 期 然 地 感 到 興 奮 , 因 為 我 又 多 活 一 天 了 。 就 算 尚 餘 一 口 氣 , 我 仍 會 貪 婪 地 呼 吸 , 我 知 道 , 生 存 比 死 亡 好 千 倍 、 萬 倍 , 我 要 好 好 珍 惜 。

× × × × × × × × × ×

    看 、 看 , 心 裡 是 百 感 交 雜 的 , 有 說 不 出 的 滋 味 。 她 真 的 很 堅 L , 我 暗 暗 佩 服 她 。 緩 緩 放 下 日 記 , 站 在 窗 前 懷 念 過 去 。 我 哭 了 。 我 默 默 地 把 眼 淚 串 成 一 條 項 鍊 , 每 一 顆 淚 珠 , 記 載 一 件 往 事 、 喚 醒 了 一 段 回 憶 ; 有 甜 的 、 酸 的 、 苦 的 , 辣 的 ; 有 快 樂 的 , 有 不 快 樂 的 ; 有 美 好 的 , 有 不 如 意 的 。 但 , 這 些 我 都 不 介 意 , 只 要 是 我 們 的 回 憶 已 足 夠 了 。 它 將 永 遠 掛 在 我 的 頸 上 , 今 生 今 世 永 不 取 下 。

× × × × × × × × × ×

    窗 外 , 最 後 的 一 片 枯 葉 淒 然 地 從 禿 椏 間 落 下 。 此 刻 , 我 知 道 我 這 一 生 只 會 為 她 守 候 。 因 為 , 我 的 心 已 死 。

轉載自netteens網上投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