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愛,要不要靈魂(14)/王爾德


格林文化出版/劉清彥翻譯

凌晨三點,當屋外還是一片漆黑的時候,靈魂喚醒他,「起來,快到商人的臥室裡去,殺了他,拿走他的金子,因為我們需要那些金子。」

年輕的漁夫從床上爬了起來,偷偷潛進商人的臥室。沈睡中的商人腳邊擺放著一把彎刀,身邊的淺盤裡有九包金子。

當漁夫伸手準備去拿刀時,商人突然驚醒,跳下床,手裡抓過彎刀,大聲叱責年輕的漁夫:「你就是這樣報答我的嗎?我如此熱忱的款待你,反而要得到流血的回報?」

「快揍他!」年輕的漁夫聽見靈魂對他這麼說,他出手打暈了商人,搶走他的九包金子,踉蹌地穿過石榴園,朝著晨星的方向逃去。

他們離城走了大約一格里路,年輕的漁夫懊悔不已地搥打著自己的胸膛,激動的對他的靈魂咆哮:「為什麼要我殺了那個商人,搶走他的金子?你實在壞透了。」

然而靈魂還是冷漠的對他:「安靜點兒,安靜點兒。」

「不,」年輕的漁夫大聲狂叫起來,「我怎麼安靜得下來,我恨透了你要我做的每一件事,也恨透你了,告訴我,你為什麼要我那麼做。」

他的靈魂冷冷的對他說:「當你撒手離開我,將我送進這個世界的時候,並沒有將心一起給我,所以我很自然的就學會這些事,並且樂在其中。」

「你說什麼?」年輕的漁夫喃喃的問。

「你知道的,」靈魂回答,「你自己心裡有數,難道你忘了,你不曾給過我一顆心嗎?你不必再心懷憂慮,也不必再擔心我,放心吧,這個世界並沒有你甩不開的痛苦,也沒有你得不到的快樂。」

年輕的漁夫聽到靈魂的說辭後,氣得全身顫抖。

「你簡直是個窮兇惡極的壞蛋,」他忿怒地責罵靈魂,「你讓我忘了自己的愛人,還用盡各種誘惑,帶我一步步走上罪惡之路。」

靈魂回答他:「你應該還記得,當你撒手離開我,將我送進這個世界的時候,並沒把心一起給我啊!來,我們到另一座城市去好好的享受一番,我們的手上可有九包金子呢!」

年輕的漁夫狠狠地將金子扔在地上,用腳使勁地踹著它們。

「不,」他怒吼著,「我再也不相信你,再也不要和你去任何一個地方了。上一次我既然可以把你送走,現在我還是可以照樣把你送走,因為你對我一點用處也沒有。」說著,他便旋過身子,背對著月亮,拿出那把綠蛇皮刀柄的小刀,沿著雙腳的周圍想把影子,也就是他的靈魂與自己的身體切開分離。

但是,他的靈魂卻仍然動也不動的杵在原地,絲毫不理會他的舉動與命令。「女巫教你的魔法再也不靈了,因為我離不開你,而你也無法將我趕走。一個人在一生中只能送走他的靈魂一次,若是把已經送走的靈魂收回來,它就會一輩子跟著他,這是一種懲罰,也是一種報償。」

年輕的漁夫臉色發白,緊緊握拳,狂躁叫嚷起來:「可惡的騙子女巫,她居然沒有把這件事告訴我。」

「不,」靈魂回答,「可是她對於自己所朝拜的那個人卻是非常忠誠的,她要終身做他的僕人。」

當年輕的漁夫知道自己無計可施,必須被這個邪惡的靈魂糾纏一輩子時,便痛不欲生的趴在地上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