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愛,要不要靈魂(13)/王爾德


格林文化出版/劉清彥翻譯

整個晚上,他們都在月光下趕路。第二天,他們也頂著大太陽馬不停蹄地走著,直到夕陽西下的時候,他們終於來到一座城市。

年輕的漁夫對他的靈魂說:「你說的就是這座城市嗎?那個少女就在這裡跳舞嗎?」

「不是這裡,是另一個城市。」靈魂回答,「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我們還是進去瞧瞧吧。」

他們進城,走過一些街衢,穿過幾條巷道,來到一家販賣珠寶的商店,年輕的漁夫在一處貨攤上看中一只閃耀著光芒的銀杯。靈魂對他說:「拿起那個銀杯,把它藏起來。」

於是年輕的漁夫便順手拿起銀杯,藏進自己的袍子裡,急忙和靈魂一起出城去。

他們離城大約走了一里格的路(譯註:league一里格約三英里或五公里),年輕的漁夫一臉愁容的將銀杯扔到路旁,對他的靈魂生氣的抱怨:「你為什麼要慫恿我偷這只銀杯呢?這是一件壞事!」

靈魂回答他:「安靜點兒,安靜點兒。」

第二天傍晚,他們又來到另一座城市。

「你說的就是這個城市?那個少女就在這裡跳舞嗎?」年輕的漁夫問。
「不是這裡,是另一個城市,」他的靈魂回答,「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我們還是進去瞧瞧吧。」

他們進城,走過一些街衢,穿過幾條巷道,來到一個賣草鞋的商店,年輕的漁夫看見一個小孩站在水缸旁邊。

靈魂對他說:「打那個小孩。」於是,年輕的漁夫就給了小孩一巴掌,把他打哭了,而他們也落荒地逃出那個城市。

他們離城大約走了一里格的路以後,年輕的漁夫怒氣衝天的質問他的靈魂:「你為什麼要讓我打那個小孩?那是一件壞事!」

可是靈魂還是鎮定地對他說:「安靜點兒,安靜點兒。」

到了第三天傍晚,他們又來到一座城市。

「你說的就是這個城市?那個少女就在這裡跳舞嗎?」年輕的漁夫問。
他的靈魂回答說:「也許就是這個城市吧,不管了,我們進去瞧瞧吧。」

他們進城,走過一些街衢,穿越一些巷道,可是年輕的漁夫始終找不到靈魂所說的那條河,也找不著位在河邊的那間客棧。路上的行人都好奇地盯著他,令他覺得渾然不安起來,於是便對他的靈魂說:「走吧,我想,那個用美麗的小白腳跳舞的少女並不在這裡。」

然而他的靈魂卻回答,「不,我們住下來。天黑了,而且路上可能會有強盜。」

他們在市集裡坐下來休息。過了一會兒,突然有一個戴著頭巾,披著韃靼布斗篷,手裡打著一盞懸掛在蘆葦桿上角形燈籠的商人朝他們走來。商人對年輕的漁夫說:「你怎麼還待在市集裡?難道你沒瞧見貨攤已經收了,東西也都撤走了嗎?」

年輕的漁夫回答:「我在城裡找不到客棧,也沒有親戚可以投靠留宿。」

「我們不都是親戚嗎?」商人對他說,「我們不都是由同一位上帝創造出來的嗎?跟我來吧,我家裡還有一間客房。」

於是,年輕的漁夫站了起來,跟著商人一起回到他家去。他們穿越了一座石榴園進到屋子裡,商人以銅缽盛裝了玫瑰露水給他洗手,又送來香甜多汁的甜瓜為他止渴,最後還為他端來一碗米飯和一塊烤小羊排。

等他填飽肚子以後,商人就領他進到客房裡去,請他安睡休息。年輕的漁夫謝過主人的招待,並且親吻了商人手上的戒指,便倒臥在羊毛氈上,拖了一條黑色的羊毛被蓋在身上,隨即昏沈沈的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