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茅盾(1896-1981) ﹕
本名沈德鴻﹐字雁冰﹐

1896年7月4日------1981年

生于浙江桐鄉縣烏鎮

浙江桐鄉縣烏鎮, 這個太湖南部的魚米之鄉﹐是近代以來中國農業最為發達之區﹐牠緊鄰著現代化的上海﹐又是人文薈萃的地方﹐這造成了茅盾勇于面嚮世界的開放的文化心態﹐以及精致入微的筆風。

祂十歲喪父。許多中國作家、政治家的“第一教師”是寡母﹐茅盾即由其母撫養長大。

從北京大學預科讀畢﹐無力升學﹐入上海商務印書館工作﹐改革老牌的《小說月報》﹐成為文學研究會的首席評論家﹐就在這時候。

接著祂參與了上海共產主義小組﹐籌建中國共產黨﹐下廣州參加國民黨第二次代表大會﹐任過國民黨中央宣傳部的秘書﹐宣傳部的代部長是毛澤東。

國共合作破裂之后﹐自武漢流亡上海、日本﹐開始寫作《幻滅》、《動搖》、《追求》和《虹》﹐遂拿起小說家的筆。這段上層政治鬥爭的經歷鑄成祂的時代概括力和文學的全社會視野﹐早期作品的題材也多取于此。左聯期間祂寫出了《子夜》、《林家鋪子》、《春蠶》。

抗戰時期﹐輾轉于香港、新疆、延安、重慶、桂林等地﹐發表了《腐蝕》和《霜葉紅似二月花》、《鍛煉》等。文藝界為祂慶了五十壽﹐祂的聲名日隆。

建國之后﹐祂歷任文聯副主席、文化部長、作協主席﹐並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祂已很難分身創作。到了“史無前例”的日月﹐挨批靠邊﹐稍稍平穩便秘密寫作《霜葉紅似二月花》的“續稿”和回憶錄《我走過的道路》。

1981年辭世。文學史界近年來公認茅盾是中國社會剖析派小說的壇主

這一派來源于19世紀法國、俄國的現實主義小說﹐又同中國古典世態小說兩相結合。

我們從《霜葉紅似二月花》的“續稿”里可以看得分明。這部寫于70年代並未經最后修飾的草稿﹐牠的巴爾札克、托爾斯泰式的敘事﹐精細的環境與人物服飾描摹所流露的舊說部的筆趣﹐是再明顯不過了。茅盾代表整整一代的小說﹐直至80年代現代派的先鋒小說興起﹐一種更偏于個人內心的新一代敘事風行于世。這並不奇怪﹐茅盾在本世紀絕大部分時間所充任的﹐也是這種“新興”作家的角色。繞開茅盾是不成的﹐試圖把一個大作家推崇到不可逾越的地步﹐同樣不成。

另外﹐每一代的文學承傳是“積累”式的﹐下一代如果隻對上一代“狂轟亂炸”﹐采用革命、革革命、革革革命的“阿Q”方式﹐到頭來你會發現手中僅剩熊瞎子劈的一穗苞米﹐我們永遠要為獲得現代知識的ABC 而繳納昂貴的“學費”。實際上﹐后現代派的作品與評論﹐並沒有把現代派的一切都掃蕩幹淨呀!現代派對寫實派也不像人們想的是掃地出門。我們今天讀一些青年作家的新作﹐在感到牠們“寓言”式的結構的同時﹐會覺得故事、環境、人物這些小說的基本因素仍然活潑潑地存在著﹐牠們隻會變形﹐而不會徹底消失。

茅盾小說的意義正在這里。